首页 看天下 百年謊言:清朝的滅亡,真的是因為武器落後嗎? 返回上一页

百年謊言:清朝的滅亡,真的是因為武器落後嗎?-

堅若塵 2020-05-11 21:41:12  看天下

很久以前,我曾經在中央電視台上看到一個節目,老舍的兒子作家舒乙回憶他的祖父,一個清朝神機營的滿族軍人,在庚子之亂中,守衛北京的悲壯故事。


舒乙說那些清朝的軍人,大部分都是用的大刀長矛和弓箭,他的祖父武器稍好,使用的是抬槍,一種落後的黑火藥武器,有兩個人操作,射擊速度極慢,由於每次射擊的時候,都要把火藥從槍口倒入,總難免會灑出一些來,結果戰鬥的久了,周圍到處都是散落的黑火藥,最後不幸被一顆流彈引燃,導致他的祖父被黑火藥燒傷。

面對洋槍洋砲的八國聯軍,清軍將士,並不是作戰不勇敢,實在是器不如人,最終空有一腔熱血,卻始終難以報國。當時我看完後不勝唏噓,深感落後就要挨打,這個道理實在是太重要了。


實際上不僅僅是我,大多數的中國人,對整個滿清晚期軍事上一敗再敗的認識,都是歸結於武器落後,但是最近我才發現,這純粹是胡扯。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我最近發現在美國著名的春田兵工廠的博物館裡,有一挺諾頓菲爾特速射機關槍,上面寫著:“英吉利,諾頓菲爾特,敬贈李中堂”。旁邊的說明寫著,此槍在1900年,八國聯軍侵略天津時繳獲,此戰役中共繳獲清軍上百把這種機槍。


當時我看到這裡,腦袋嗡的一下就響了起來。“什麼鬼!清軍居然還有機槍!而且在一次戰鬥中居然被人繳獲了上百把!不是說好了他們只有大刀長矛的嗎?!”


在這個刺激下,我查閱了大量的資料,特別是西方的資料。結果我發現,關於晚晴清軍真相,我們所知道的一切,都不是事實。


我記得有一段時間,興起了一陣學習曾國藩的熱潮,其中關於曾國藩的帶兵打仗,有一個很奇怪的事兒,就是所謂的結硬寨,打呆仗,所有的書,都把這事兒升到了一個道德高度,意思是做事要踏踏實實,不要想投機取巧。


曾國藩的這種戰術,說白了,就是每到一個地方士兵就立刻挖戰壕,然後全部進入戰壕中,不論是攻城還是野戰,他都是這一招。而且每每以兩三萬人的兵力,包圍和全殲對方幾十萬人。


這事兒看得我一頭霧水,當時我就在想,拿著大刀長矛的清軍,自己跳到戰壕里頭,如果太平軍衝了過來,居高臨下,從戰壕上頭用長矛刺他們,石頭砸他們,這不是送死嗎?怎麼可能逢戰必勝呢?


呵呵,原來我們上當了。曾國藩的軍隊中,沒有冷兵器,全部都裝備著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步槍和火砲。我再強調一遍,你沒有看錯,沒有冷兵器,全部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步槍和火砲。

事實上,曾國藩起兵後不久,就發現他們處於兵力上的弱勢,而且未經嚴格訓練的,臨時募集來的鄉勇,在殘酷的肉搏戰中,根本不是身經百戰的太平軍的對手。


就在這時,受李鴻章僱傭的華爾的洋槍隊,在戰場上的傑出表現啟發,曾國藩做出了一個決定,募集了大筆的資金,購買了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發射米尼彈的前裝線膛步槍,12磅野戰滑膛砲,在主力部隊中,徹底淘汰了冷兵器。


這些武器是一個什麼水平呢?就是美國內戰中,北軍的標準裝備。前裝線膛步槍,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由於它的槍膛內有來複線,所以射擊的準確性大幅度提高。


而米尼彈,是當時一個劃時代的發明,和當時的球型子彈不同,這是一種圓錐形的子彈,後面有一個凹腔,裡面有一個木塞,射擊時,在火藥的作用下,木塞向前推動,使凹腔完全契合膛線,讓射出後的子彈高速旋轉,距離更遠,在500米的距離上依然有準確的殺傷力!


而在此前使用火繩槍和燧發槍的球形子彈,子彈最多在50米內會保持直線運動,超過了50米,就不知道會飛到哪兒去了,全無殺傷力,所以曾國藩的湘軍,面對手持舊式火槍的太平軍,在武器上形成了代差。


而一隻完全是由現代步槍和火砲組成的軍隊,該怎麼打仗?當然是挖戰壕了!所以曾國藩是戰壕戰的發明者,西方人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曾國藩哪裡是打呆仗?他是超級聰明的,西方人要50年以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才明白了這個道理。


由於在平定太平天國的戰鬥中,享受了武器優勢帶來的好處,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等人,極度迷信武器的優勢,而且成了清軍內部的共識。

當時世界上只要有先進武器一發展出來,清軍就積極購買。


比如美國人發明的斯潘賽彈倉步槍,在美國的南北戰爭中,北軍嫌該槍貴,並沒有大量裝備,但是左宗棠一看到該槍,立刻拍板,大量購買。又比如加特林機關槍,清軍比美軍更早開始大量使用。


在左宗棠平定回亂,收復新疆的過程中,清軍的主力部隊,裝備的是被稱作七連珠的斯潘塞彈倉步槍,被稱為排槍的加特林機槍,後膛野戰炮。

大家知道,回民的騎兵是相當厲害的,紅軍的西路軍就是被回民的騎兵打垮的。但是左宗棠的軍隊,裝備遠遠好於西征的紅軍,他們不像西征的紅軍那樣缺乏彈藥,面對回民騎兵的衝鋒,他們使用的加特林機關槍和斯潘賽彈倉步槍的彈幕回擊,所以一路摧枯拉朽,輕鬆的就平定了西北叛亂。


不僅僅如此,在收復新疆的戰役中,英國軍官羅傑注意到,新疆阿古特的叛亂軍隊,雖然得到了英國上萬隻的單發步槍支援,但是在和左宗棠的軍隊作戰時,完全被對方的後膛野戰火砲,加特林機槍和彈倉步槍壓制的無法抬頭,一觸即潰。以至於他認為,即使當時的英國軍隊的裝備也不如左宗棠的西征軍。


不僅僅在內戰中如此,即使在外戰中,清軍也擁有了火力優勢,根據法軍在中法戰爭中的報告,鎮南關戰役裡,裝備擊針後裝單發夏斯波步槍的法軍,在戰鬥中遭遇了馮子材指揮的王牌部隊,該部隊全部是用連發步槍和加特林機關槍組成的,對法軍擁有絕對的火力優勢,導致法軍大敗。


看到這裡,你會不會驚訝得合不上嘴?是的,這和我們通常被告知的歷史完全不同。由於受到使用先進武器獲得了一連串勝利的刺激,清軍不僅僅大量購買外國的先進武器,也開始了仿製的過程,這就是所謂的洋務運動。

實際上到了1895年甲午戰爭爆發前,清軍已經完成了陸軍的現代化改裝,全部都開始裝備最先進的現代化武器,其水平不亞於歐洲列強,海軍擁有了當時亞洲最先進的兩艘7000噸級的戰艦,定遠號和鎮遠號,號稱亞洲第一。你要知道,中國直到2016年才再次造出了比這更大的戰艦,萬噸級的驅逐艦。


在清軍依靠先進武器,結束了內戰以後,清帝國進入了休養生息,經濟獲得了極大的發展,以至於到1895年甲午戰爭爆發前,清帝國一度出現了中興的可能。


那麼清軍的武器這麼先進,為什麼我們大多數人,甚至包括同時代的很多人,都認為清軍的武器落後呢?


造成這種印象的人,恰恰是那些擁有大量先進武器的洋務派大臣們。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等人,在給朝廷的奏摺裡,都是誇大對方武器的優勢,不提自己武器的能力,因為這樣才能從朝廷要到錢。

因為靠武器的優勢打贏了仗,並不能凸顯自己的能力,所以他們在每一次的勝利奏摺中,都把自己描繪成以弱勝強,以劣勝優。甚至故意瞞報實際的戰場情形。


曾國藩從來不提他到底是怎麼打呆戰的,為什麼要挖戰壕。左宗棠和馮子材的奏摺中,絕口不提他們大量使用了加特林機關槍和彈倉步槍的情況,反而聲稱對方的火力極猛,武器極先進,而他們則似乎只是靠著大刀長矛之類的東西,就把對方打贏了,以凸顯自己的英勇和才智,萬一敗了,那也是器不如人。

所以在這一時期,中國的資料檔案和西方的資料檔案,存在著極大的差異。湘軍淮軍的實際裝備情況,和大多數中國人的認知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實際上,舒乙先生講的那個故事,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庚子之亂時,榮祿手下守衛京城的武衛軍,守衛天津的聶士成的武毅軍,是全部的德械裝備,德式訓練。他們裝備的是毛瑟1871和1884單發和彈倉步槍,每一軍都擁有上百門現代火砲,兩挺馬克西姆機槍,上百挺被稱為排槍的諾頓菲爾特速射機槍,即使是同時駐守在京城,裝備最差的甘軍董福祥部,裝備的也是馬蒂尼亨利步槍,是當時英軍的製式裝備。


所以,舒乙先生的故事,顯然是他作為小說家杜撰的。清軍在甲午戰爭以前,就不再用什麼抬槍之類的東西了,沒人會拿自己的命去開玩笑。


那麼你也許會問了,既然這個時候的湘軍和淮軍已經都達到了當時世界的先進水平,為什麼會在甲午戰爭中敗得一踏塗地?在八國聯軍侵華的時候,又如此的不堪一擊呢?


武器從來不是決定性的因素,人和製度才是一切的關鍵。


1860年,北京到天津之間的平原上,效忠清廷的蒙古王爺僧格林沁,看著前面排成整齊方陣的8000英法聯軍,他決定今天要給他們點好看。雖然在不久之前的幾次接觸戰鬥中,他吃了一點小虧。但是,他相信在今天的戰鬥中,能徹底擊潰英法聯軍。


因為之前他的部隊還沒有集結完畢,他的核心部隊,一萬多蒙古騎兵,外加一萬多支援的八旗和綠營騎兵今天都已經集結完畢了,還有兩萬步兵在背後支援。


他今天要重演五年前的輝煌,那一年,他從蒙古緊急帥兵來京勤王,面對幾萬北伐的太平軍,那個比今天規模大得多的對手,他用成吉思汗先祖留下來的傳統戰法,一舉將他們擊潰。徹底斷絕了太平軍北伐的念想。

他把他的騎兵分成了五列,前面兩列是手持長矛的破陣騎兵,後面三列是裝備弓箭的弓騎兵。他的戰法說起來很簡單,手持長矛的破陣騎兵排成緊密的隊形,和後面的裝備弓箭的騎射兵間隔30米,然後一起衝鋒。


當前方的騎兵距離敵陣百步之遙的時候,後方間隔30米的弓騎兵以45度角,一起發箭,密集的箭雨越過前方騎兵的頭頂,射向敵陣,干擾敵陣用火槍射擊前方的持矛騎兵,就在對方躲避箭雨之際,持矛騎兵已經衝到面前,直接衝破方陣,後面的弓騎兵,抽出馬刀,砍殺潰散的敵兵,他就是用這個辦法連破了北伐的太平軍十幾個大陣,殺得他們片甲不留。


按照他的估計,英法聯軍的火砲,會在500到200米的距離上,殺傷他一千多名騎兵,然後衝到一百米左右的時候,敵人的排槍射擊,可能會打倒他一兩千名騎兵,但是他們只有一次射擊機會,剩下他的一萬多騎兵就可以沖入大陣,殺他們個片甲不留了。


於是他揮動了黃旗,兩萬多騎兵同時發動了衝鋒,但是,出乎他意料的事情發生了,敵人的火槍兵,不是在一百米左右才開始射擊,是在四五百米外就開始了齊射,他不知道英法聯軍使用的並不是老式的滑膛槍,而是先進的線膛槍和米尼彈。而且由於使用了火帽技術,裝填速度加快,每次齊射的間隔只有七八秒鐘。這意味著他的騎兵衝到對方陣前,要遭遇對方十幾輪齊射,而不是想像中的一兩輪齊射。


那一天,所有的持矛騎兵都還沒有衝到對方陣前,全部被射落下馬,而剩下的弓騎兵,面對著對方的刺刀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紛紛被對方刺落和射落馬下。


當日清軍大敗,折損了將近兩萬人,而英法聯軍只損失了幾十個人。僧格林沁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將是清軍歷史上,最後一個發動全線衝鋒的將領,從此以後,清軍將徹底放棄衝鋒戰術,沒人再會拼命。

於是北京洞開,圓明園被燒,咸豐皇帝跑到熱河病死,兩宮皇太后掌權。所有的大臣都把戰敗的責任,全推給了僧格林沁,他被擄去了一切封號,雖然保留了欽差大臣,但從風光無限,到從此不再受朝廷待見,一切都是因為他失去了他自己的軍隊,蒙古騎兵。後來不久,他被強迫用他的殘存騎兵,去進行一項不可能的任務,最後戰死在沙場。


這一切被湘軍和淮軍的將領看在眼裡,他們知道,如果他們失去了軍隊,他們的下場可能還比不上僧格林沁,畢竟僧格林沁,和清朝王室之間,還有血緣關係。


事實上客觀的說,戰敗並不應該指責僧格林沁,英法聯軍一路逼向北京,如果僧格林沁連試都不試一試,那還不如直接投降算了,難道讓他那些全部都是使用冷兵器的騎兵,放棄機動性優勢,去守城嗎?事實上,僧格林沁是負責任的,這是他的唯一選擇,至於勝敗,當時雙方沒人可以預測。


但是,作為漢族大臣的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顯然比僧格林沁更有智慧。曾國藩的兄弟曾國荃,曾經帶兵為了攻下太平軍防守的武漢,發動了一場衝鋒,造成了3000人的損失,氣得曾國藩垂頭頓足,嚴令從此以後禁止衝鋒,只准挖戰壕,打呆仗,用砲火和子彈去殺傷敵人。

於是,一個奇怪的現象誕生了。湘軍和淮軍不衝鋒,不肉搏,他們全憑購買先進的武器,利用優勢的火力去殺傷敵人,力保部隊不損失,因為這是他們在朝廷中,賴以立身的根本。


這樣他們和朝廷就形成了奇怪的關係,兩者利益之間有相同點,但也有不同點,作為清朝王室,八旗軍和綠營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力,蒙古軍也已經被英法聯軍消滅,只有依靠漢族的湘軍和淮軍。但在政治上,清朝王室依然享有道德上的正統。


他們希望給這些漢族大臣高官厚爵,讓這些漢族大臣,利用他們的軍隊,來無條件的為清朝王室效忠,而對於這些漢族大臣來說,一方面要為清廷盡力,一方面又不能失去軍隊,如果失去了軍隊,就不再會被朝廷重用,所以他們的軍隊只能是被有條件的使用。


帝國從此不再是一個整體,而是成為了諸多的利益集團共同把持的對象,王室和漢族大臣,是一種互相利用,又互相博弈的關係。


所以,湘軍淮軍的不衝鋒,不肉搏的火力戰模式,是這場博弈的平衡點,漢族大臣為清廷盡力,只能做到這個地步,不能多也不能少。

在1895年以前,清廷面臨的對手,無論是太平天國,捻軍,回民叛亂,新疆的分裂勢力,在武器裝備,組織能力上,和湘軍淮軍都有代差,所以擁有先進武器的清軍,利用這種奇怪的火力戰,足以戰胜對手,所以直到1895年的甲午戰爭之前,帝國靠這種微妙的平衡,軍事上一路所向披靡,國力也逐漸恢復,甚至一度出現了復興的跡象。


但是日本對朝鮮的侵略,打破了這個平衡。日本在明治維新以後,國家實力急速發展,他的軍隊,和李鴻章的淮軍,是一個水平的,不存在代差。


所以在朝鮮戰場,清軍,更準確的說是淮軍,還是用他的老辦法,火力戰去對付日本人就行不通了。日本人在裝備水平方面比淮軍略低,但是也相差不大,在平壤城下,日本人發現和清軍守將葉志超的部隊對轟對射不分高低,而且彈藥不如對方充足以後,為了奪取勝利,他們跳出了戰壕,發起了白刃衝鋒。

這個時候葉志超突然懵了,對於裝備相當的對手,火力戰阻止不了對方,這時,他面臨一個兩難的選擇,要不要和對方展開白刃戰?如果展開白刃戰,必然會造成部隊的重大損失,打贏了,有利於清室,但是兵死多了,不利於李鴻章李大人,而他這個官名義上是清朝的官,實際上是來自於李鴻章李大人的推薦,並不是來自於清朝王室。


葉志超是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將,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所以他肯定不怕死,但是他不能辜負有提拔之恩的李大人,他要為李大人著想。


所以再三衡量之下,葉志超決定跑,他要保全部隊,這是李大人的本錢,於是他帶著部隊,連跑了三天三夜跑回了鴨綠江,雖然損失了幾千人,但大部分人他都帶了回來。

隨後的一系列戰役,都是平壤戰役的翻版。每一個淮軍將領,打火力戰都可以,但是面對日軍的白刃衝鋒時,都面臨著一個選擇,要不要拼命?願不願意付出大量傷亡?而他們最終,都會做出和葉志超相同的選擇。


這讓淮軍中的德國教官,感到很奇怪,因為雙方互相砲擊,對射的時候,淮軍的將領都表現的英勇無比,面對紛飛的砲彈和槍林彈雨,表現得毫無畏懼。但是只要日軍一發動白刃衝鋒,淮軍的將領就像變了一個人,立刻讓部隊撤退,甚至丟盔卸甲,只要人員保齊就好。


淮軍是受過德國訓練,有白刃戰能力的,但往往是士兵想戰,軍官讓撤,這讓德國教官百思不得其解,因為他們不理解,淮軍和清廷,這兩個利益集團之間,是有一個無形的契約的,對於淮軍來說,打仗可以,但拼命不行,部隊損耗大了也不行,沒命無法做官,損耗大了部隊被裁,結果也不能做官。


所以你會發現一個很奇怪的事實,在甲午戰爭中,日軍攻城略地,繳獲無數,但是清軍陸軍卻鮮有傷亡,你可以看看所有的歷史,除了提到平壤戰役以外,幾乎沒有提到任何像樣的陸上戰役。


隨後的一個怪現象就是,雖然海軍敗了,但陸軍還有很強的實力,如果上下一心,是可以挽回敗局的,但是李大人已經不想戰了,因為李大人這個時候已經明白,這個對手和以前的敵人不同,要打贏這場仗,必須要拼命,自己的北洋水師已經賠進去了,剩下的淮軍陸軍必須保全,都拿來和日本人拼,這不在李大人和淮軍集團的考慮範圍內,因為拼完了命,他們並不能得到比現在更多的東西,甚至將失去一切,僧格林沁就是前車之鑑。


想戰的光緒帝沒有能戰的兵,能戰的李大人和淮軍卻不想打了,他們要保存實力,這是他們自己安危的關鍵。


所以最後只能認輸講和,於是自然是李大人去和日本人談,簽署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讓帝國重新恢復到利益的平衡。

所以,甲午戰爭撕掉了清帝國最後的遮羞布,讓它的弱點暴露無遺。表面上它是一個強大的國家政權,實際上卻是由一個個各謀私利的集團組成,所以不管它的軍事裝備在當時是多麼的先進,一旦打到了它的痛點,它立刻就土崩瓦解。


實際上這一點也值得今天的中國人深思,在中國日漸強盛的今天,會不會有像清帝國晚期那樣,很多只謀私利的利益集團,把持著國家,全靠利益的平衡和互相輸送,勉強維持,看起來風光無限,其實脆弱不堪?


一旦外來的威脅,打破這個平衡,它就會像紙糊的大像一樣,一點就穿。


當然我們無從得知,但願歷史不要重演,中國能真正繁榮昌盛,成為世界的領導者!


甲午之敗,並不是武器落後,本質上是清廷無信,淮軍無義,是國家製度之敗。而庚子之戰,也和武器無關,則是由於清廷的自私,民眾的愚昧,是人的失敗。

左宗棠


西征前夜,左宗棠題筆給朝廷寫信,他想要購買這些東西:


“以簡器論,炮以布羅斯所製之後膛螺絲開花大砲為最勝,槍以後膛七響為最勝。從前西人舊式槍砲本已精工,近改用螺絲內膛,後圓前銳,注藥之子又極合用,較其舊式光膛圓子更為精妙,故致遠取勝勝於舊式。近又改用後膛進子之法,進口大而出口翻小。如布國新制大砲及後膛七響洋槍,則極槍砲能事,無以復加。”


這個奏摺,記錄在他給總理衙門的要錢信裡。這個所謂的布羅斯就是普魯士,後膛螺絲,指的是炮內有膛線的後膛砲,後膛七響槍,是德雷賽擊針槍最新改良版,也有人說是毛瑟槍,當時德國人自己都還沒開始裝備。


左宗棠怎麼知道這些東西的呢?因為他看見了李鴻章買了一大堆回來,根據現在的歷史學者(德)喬偉,(中)李喜所,劉曉琴合著的《德國克魯伯與晚清軍事的現代化》記載,李鴻章在1868年,購買了德國克虜伯四磅後門鋼砲114門裝備部隊。


1873年又購買了一批克虜伯150毫米,120毫米和這種四磅後門鋼砲,完成了淮軍火砲的現代化改裝,比大部分的歐洲列強都早。

淮軍


根據這本書的記載,截至甲午戰爭以前,清朝一共向克虜伯公司購買了兩千門各類火砲,實際上,這只是清朝外購火砲的一小部分。清朝外購火砲的規模非常大,因為除了德國,清朝還向英國的阿姆斯特朗公司和法國哈奇斯開公司購買。


恭親王看了左宗棠信,著急的亂摳頭皮,卻沒有辦法,朝廷派他去平回亂,可是卻沒有錢給他改善裝備。


於是恭親王給左宗棠回了一封信,大意是朝廷現在沒有這麼多錢,如果你著急的話,要不你想辦法先問洋人借點?到時候朝廷替你還。


根據馬寅初先生的著作《匯豐銀行》記載,成立於1865年的上海匯豐洋行,最喜歡做清朝以關稅擔保,然後藉錢給清朝政府採購軍火的生意。


於是左宗棠就寫了一封信給紅頂商人胡雪巖,讓他去想辦法。於是胡雪巖就幫左宗棠去匯豐銀行借了一大筆錢,又請英國人赫德掌管的海關做了擔保,然後去找德國人的信義洋行和瑞昌洋行,一聽說馬上要貨,兩家洋行都攤攤手,生產任務都排滿了,得先供人家李鴻章的淮軍,一時顧不上左大人的訂單,畢竟別人先給的錢!


胡雪巖


於是胡雪巖急得滿頭是汗,左大人說了,後膛砲,七響槍缺一不可,而且七響槍更是生死攸關的大事兒,必須要買到,這可如何是好?


為什麼左宗棠這麼著急的要買七響槍呢,這話要退回幾年前說起,清廷剛平了太平天國,捻軍卻越鬧越兇, 還殺了欽差大臣僧格林沁,於是清廷緊急調動湘軍淮軍助剿。


根據1872年內務府大字鉛印版《剿平捻匪方略》1958年《捻軍史料叢刊》,1939年羅爾綱《淮軍制》《捻軍的運動戰》介紹,捻軍全部是騎兵,來去如風,所到之地,燒殺劫掠,但是卻不久留,一旦被包圍,就分散突破,然後在一個較遠的地方再集結。


而湘軍和淮軍卻是以步兵為主,而且兵力較少,對付騎兵只能採用步步為營的拉大網包圍戰術。但是左宗棠的部隊,主要還是在使用林明頓1853來複線前膛槍,雖然配有米尼彈,但是因為射擊速度較慢,必須保持大陣,不能分散追敵,否則會被捻軍騎兵反擊消滅。

而反觀淮軍,因為裝備了德雷賽后裝擊針槍,射擊速度奇快,小股步兵也可以迎戰大隊騎兵,讓左宗棠印象深刻。


根據美國人WL貝爾斯的記載,左李倆人關係不好,因為曾國藩李鴻章曾經謊報小胜為大勝,被左宗棠揭穿。


當然,其實大家都有謊報和吃空餉的行為,但是這事兒發生的時候,左宗棠還沒有統兵,所以不明白曾李的苦處。


左宗棠從武漢出發,準備前往甘陝平定回亂,收復新疆的時候,他給朝廷的奏摺是這樣寫的:


“傳聞賊踪蔓延甚廣,萬騎縱橫,鄂、陝官軍均不得手。臣於二十六日相度營地。暫於漢口鎮北橋口地方安扎六營。二十八日入駐新營,一面飛催劉典迅速選募成軍,來鄂會隊。並增調各營,於原擬六千人外再加募六千,合成一萬二千人,均限一月到鄂。惟馬匹無從購覓,托官文代為搜索,亦僅得馬二百八十餘匹而已。諭旨敕臣由鄂入秦,先剿陝逆。此時臣軍步隊僅止三千餘,馬隊尚未習練,雙輪、獨輪車式尚未動工製造。所擬以製賊者步隊、馬隊、車營,而皆無以應手,倉卒就戎,必貽後悔,臣不敢不慎也”。


但是根據英國人梅尼斯的記載,實際上左宗棠的部隊只有8000來人,吃了4000多人的空餉。因為梅尼斯在武漢開了一個兵工廠,幫左宗棠修理武器,左宗棠對他很欣賞,於是就開了個好價錢,邀請他同去西征。


但是住漢口的英國領事告訴梅尼斯:“陝西回民的叛軍有20多萬,甘肅回民的叛軍有一百多萬,新疆全境都是叛軍,已無清軍,而且基本全是騎兵。你看他只有8000多人,你不覺得他是去送死嗎?”於是梅尼斯猶豫了,沒有同去。


英國領事的判斷是有根據的,而且左宗棠自己也知道,根據剿捻的經驗,憑自己部隊現在這個裝備去收復西北,基本上是送死。所以他一封信一封信的催胡雪巖,我要連珠槍,我要後膛砲,趕快趕快。


這個時候,胡雪巖在上海也急得團團轉,因為毛瑟克虜伯的生產能力是有限的,訂不到,就是訂不到。


這一天,他跑到美國人的旗昌洋行去串門,提到了這個事兒。美國人一聽,趕忙說:“我們也有七連珠的斯賓塞步騎槍啊!而且還有一個叫加特林機關槍的好東西,打騎兵效果比野戰炮好的多,正好我們剛打完了內戰,這些都是剩餘物資,我庫房裡正好有,要不你看看,合適的話便宜賣給你吧”。於是雙方一拍即合,委託美國人的輪船送到了漢口。


於是左宗棠左大帥終於可以誓師出發了,去完成他那不世的偉業,以區區8000之兵,平定了甘陝150萬回亂,並在這個過程中把他的部隊壯大到了6萬之數,然後進軍新疆,收復了西北全境。


雖然略有武器優勢,但是畢竟人數太少,而且期間清軍的派來協助的部隊,連連譁變造反,而回民領袖又重金收買了朝廷內的奸臣,一路上給他使壞。這場仗他打得是非常的艱難和不容易,有機會我們可以說一說這件事。


不僅僅收復了西北,在左宗棠強大的軍事壓力幫助下,曾紀澤終於和俄國人簽訂了《伊犁條約》,晚清唯一一個公平條約,保住了新疆大片領土,所以左宗棠被稱作晚清第一戰神,當之無愧。

伊犁條約


對於清末,湘淮兩軍武器先進這件事,德國旅行家李希霍芬,就是後來建議德國占領膠州灣的那個傢伙,他也有詳細的記載。據他說,他看到李鴻章的淮軍的時候,發現他們裝備的德國造的步槍,他都沒有見過,是非常先進的毛瑟後裝彈倉連發步槍。


而另一位俄國的旅行家,索思諾福斯齊上尉,在他的回憶錄中提到,在他路過蘭州返回俄國的時候,受到了左宗棠的接見,委託他從俄國境內,幫助左宗棠的西征大軍購買糧食,但是必須在新疆交貨,而且開了個高價給他,一百公斤7.5兩白銀,是市價的三到五倍,讓他興奮不已,後來他從中亞西伯利亞一帶,幫助購買了300萬公斤的糧食,送到了左宗棠在新疆的大軍手中。


左宗棠邀請索思諾福斯齊上尉參觀了他的蘭州兵工廠,索思諾福斯齊上尉是這樣描寫的:

蘭州兵工廠


“我們參觀了鑄砲車間和製槍車間,其中還使用了蒸汽機,但是沒有一個外國人在車間裡……兵工廠的總管來自廣州,他迎接我之後,將我領到了一間帳篷裡去飲茶……我提議去參觀射擊效果。


兵工廠的主任將4支裝有來复槍管的後膛槍拿給我看,這些產品就是他們車間的傑作。這些步槍的組裝非常精細,規格繁多,9號槍管是其中的最大號。兵工廠的技術員也非常謙遜有禮……他不太願意接受我的誇讚,並且對自己的能力和科技並不自誇,坦言歐洲人在兵器製造上所具有的優勢。


在組裝他的產品之前,他一直注視著那些部件,目光中滿是喜愛。上司當著我的面指責了他,於是他趕緊走開了……


士兵們對這些新式武器的操作極為熟練,並且沒有一點恐懼……砲彈發射出去了,但是砲身並未爆炸。他們把每支槍都射擊幾次,之後再換別的槍來射擊。總體來說,射擊還不錯” 


1876年夏,匈牙利旅行家賽切尼伯爵(CountSzechenyi)在肅州見到了左宗棠,那個時候,左軍正要與盤踞在烏魯木齊周邊的回民軍進行戰鬥。左宗棠帶了一支撞針槍給他看,並且告訴他這支槍是蘭州的兵工廠製造的,賽切尼說,這支槍“確實是極有使用價值的武器”。他還提到,左宗棠的騎兵通常會攜帶一把刀和一支騎槍,而步兵的裝備則是後裝來复槍,整支部隊“軍容整肅”。


另外金陵製造局在1881年仿製出了加特林機關槍,四川機械局在1884年也仿製出了加特林機關槍,如果清軍沒有大量使用這種機槍,而且覺得好,他們幹嘛要仿造這種機槍呢?


這篇文章可能不太好看,但是有利於解決大家的疑惑,還有很多書目,我就不一一列舉了,那會把大多數人都煩死。


清末兩場邪教起義,一個是變種的基督教,讓中國死了一億人,另一個是變種的伊斯蘭教,導致雲南,陝西,甘肅,新疆,幾千萬漢人被殺。


給你一個數字,據《中國人口史》一書的統計,回民起義前咸豐十一年(1861年)甘肅人口1945.9萬人,戰後光緒六年(1880年)人口僅存495.5萬人,人口損失1455.5萬人,損失比例為74.5%。這個數字沒有統計陝新兩省。希特勒對猶太人的屠殺,和這個數字相比,不過是小菜一碟。


慘烈啊!慘烈啊!更可氣的是,這段歷史完全被歪曲,回民“起義”,這“起義”兩個字,壓得人喘不過氣的,到今天,歷史課本里依然沒有修改,也就沒法去反思。


再說句題外的話,根據美國人WL貝爾斯記錄的忠王李秀成寫的自白書裡描述,太平天國天京被圍以後,李秀成多次向洪秀全說,老百姓糧食已盡,城內餓殍遍地,最好突圍,放棄天京,免得城裡的人最終都被餓死。可是洪秀全卻說,沒有糧食,就讓他們去吃草吧,然後轉身又和他的50多個老婆happy去了。


每次我去北京,參觀人民英雄紀念碑時,看見上面刻著的太平天國金田起義,心中總是五味雜陳,一言難盡。


不過歷史這玩意兒,記錄的人角度不同,得出的結論也就不同。而且時代不同,價值觀也會有所不同,比如美國人也在討論,要不要拆掉華盛頓的塑像,因為他是個奴隸主!前兩年,為了拆不拆南軍統帥李將軍的像,還鬧出了人命。所以這個問題不僅僅中國有,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阅读:7818 评论:0
声明:
1.本站资讯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大家学习交流,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2.如转载本站的原创文章,请勿必注明文章来源,对于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评论列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