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爆猛料 你嘴邊的外賣盒,昨天可能還是醫院裡的導尿管 返回上一页

你嘴邊的外賣盒,昨天可能還是醫院裡的導尿管-

柳叶刀刀 2019-03-31 22:13:20  爆猛料

大家好,我是蛋蛋姐

3·15晚會已經過去好幾天

被曝光的諸多黑色產業

也在日新月異的娛樂熱搜下

逐漸恢復平靜

不過3·15裡提到的一個黑產

卻讓蛋蛋姐我著實害怕了

這是因為

這已經不是它第一次上3·15了

早在2012年

3·15晚會就已經曝光過

在2016年,2017年年

以及2018年

都出現過相關的重大案件

但是直到今天

9102年了

它再一次出現在了我們的視野裡!

我不禁要問

這麼嚴重地危害我們生活的事情

為什麼一次次地被曝光,

卻又一次次地石沉大海?

蛋蛋姐我覺得實在有必要

把這件事說一說了

因為我們不能讓這種關乎生命

關乎良心

關乎下一代的黑色產業鏈

一次又一次蒙混過關

然後捲土重來

看到評論裡“孩子們的玩具”

可能有人已經猜到了

是的,蛋蛋姐我今天說的

就是醫療垃圾

圖:醫療垃圾

這些裝有血包,針頭,輸液管

病人尿袋,棉籤等

具有高度感染性的醫療廢物

在逐利的人性驅使下

沒有經過依法處置

竟通過小商小販

悄悄流到了市場上

然後做成了大家日常使用的

塑料水杯,塑料臉盆,蔬菜網袋

食品袋,保鮮膜

甚至是兒童玩具

比如小孩喜歡吹的那種“泡泡”

並且在超市裡

這些東西全部能找到

加工前

加工後

回想在醫院裡

大家紛紛戴著口罩

洗好幾次手

規規矩矩把垃圾扔到垃圾桶

生怕感染到什麼病毒

或者傳染別人什麼細菌

如今再看看上面這些圖呢

實在太諷刺了

蛋蛋姐我先從3·15曝光的

這條黑色產業鏈講起吧

在河南省濮陽縣

一個平平無奇的廠房內

滿滿堆放著各種醫療垃圾

在一些零散的輸液袋裡

還有沒輸完的黃色藥水

原本,按照“國家危險廢物名錄”的規定

已經使用過的醫療垃圾

屬於頭號危險廢物

應該按照嚴苛的管理條例

進行處理

並且嚴禁個人轉讓和買賣

但視頻中

回收這些垃圾的老闆

不僅私下收售醫療垃圾

還不具有任何環保資質

而旁邊進行分類工作的老奶奶

沒有戴口罩

右手沒有戴手套

就在這些垃圾裡挑挑揀揀

既讓人氣憤又讓人心痛

為了逃避檢查

老闆會將這些垃圾

分散到三四處

位於山東鄆城

陝西西安臨口鎮等地的小作坊

但是操作方法都是一模一樣的

在視頻裡

工人們顯然也知道

這些東西違法

所以記者一進門

就把大家嚇得不輕

接下來就是恐怖的一幕:

針頭,針管等垃圾被清撿出來後

被切割成指甲蓋大小的碎片

放在水池裡清洗

而這些夾雜著藥品的污水

散發著刺鼻的味道

一次又一次被排到地裡

慢慢滲透到地下水中

當然,切割破碎料

只是第一步

更令人作嘔的是

這些破碎料將會經過再次買賣

與快餐盒,塑料瓶等混合起來

加工成顆粒狀的

“再生料”!

圖:再生料

就這短短一步

本來違法的醫療垃圾

蛻變成了正經的塑料原料

誰也不會想到

這些亮晶晶的塑料顆粒

曾經浸泡在

充滿藥物和血漬的污水中

當然,再生料和新料

有著肉眼可見的差別

因為雜質無法完全清洗乾淨

所以比起新料

再生料的顏色“發灰”

但由於成本低廉

這種差品相並不影響成品製造商購買

畢竟誰會跟錢過不去呢?

那麼更下游的企業

買走這些再生料

去做什麼呢???

首先做織網袋,菜袋

就是我們在超市裡

經常見到的包白菜

包洋蔥的那種

雖然聽起來很過分

但大家長吸一口氣

勉強還能接受

畢竟我們吃菜前

最外面一層都是剝掉的

但接下來的事

就讓蛋蛋姐我開始後背發涼了

洗臉盆,衛生盆,塑料水杯

這些每天都與我們身體接觸的東西

竟然也由那些裝過藥水

甚至裝過尿液,血液的垃圾做成

任誰都不能接受

更殘酷的還在後面

某再生顆粒加工廠的負責人說

它還可以做塑料軟墊

就小孩可以在上面爬的那種

它還能製成各種塑料玩具

甚至重新製成藥袋

一點點問題都沒有

都沒事

說實話

蛋蛋姐我不知道在這些商人心中

是不是出人命才叫大問題

但看看老百姓的態度

只有“噁心”,“喪心病狂”

這些極端的詞

才能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時

那你們做的事

問題可大了!

也許有人會說

既然如此

買貴一點的商品

應該就沒問題了

但是根本不是這樣!

事實上

也有黑心商家

會往新料裡摻一點再生料

然後真假摻著賣

仍然賣出很高昂的價格也不一定

所以,這個問題

和低檔品還是高檔品

沒有關係

說到底

還是和商家的良心有關係

這真的是讓人細思恐極

誰能知道

這些可怕的再生料

到底都侵入到了我們生活的

哪些角落?

到底嚴重到哪種程度?

蛋蛋姐我根本就不敢想

畢竟,一個小小的作坊

每個月就可以加工出

二三十噸“破碎料”

這個量有多大呢?

相當於一個中等城市醫療機構

每月產生的廢舊輸液管總量

而像這樣的小作坊

覆蓋了全國各地

甚至一個縣就有七八個

然後買來破碎料的商家

一天就能生產十幾噸“再生料”

每天發一車

最後經過成品加工

回到我們身邊

圖:醫療垃圾

而這些垃圾的危害

也絕不是令人作嘔那麼簡單

按照規定,銷毀醫療廢物

需要使用上千度高溫

而小作坊收購的這些垃圾

一般在80-100攝氏度即可碎成顆粒

那麼如果殘留的各種病菌

沒有被完全清理掉

接觸到傷口或者人體脆弱部位

極易出現問題

已經出過事的例子

就不止一起:

據新聞報導

某個喜歡網購的女生

每天都能收到5,6個快遞

有次拆完快遞

手心突然出現紅疹

吃了幾天藥才好

還有廈門一位女子

在拿到快遞後

因為用手撕不開

決定用牙咬

結果第二天出現嘴角潰爛

疼得張不開嘴

後來經過醫生診斷

發現這是過敏症狀

與用牙齒撕扯包裝袋有直接關係

因為這些塑料包裝袋的材料

比馬桶還臟

有良心的企業會用環保料

但有的為了便宜

會用價格最低的回收料

這些回收料裡就包括醫療垃圾

為了解決這類問題

蛋蛋姐我能給出的意見就是勤洗手

對於有異味的塑料製品

更不能直接上牙咬

特別是孩子

並且白色的快遞袋

會比黑色的質量好

灰顏色的最差

如果是易過敏體質

最好使用剪刀等工具進行拆解

其次,醫療垃圾造成的環境污染

也是不容小覷的

在湖南曾發生過一起醫療垃圾黑產案

負責該案件的執法人員說

破碎料是污染最嚴重的

導致當地的地下水都不能喝了

大家一定還記得在上文中

提到清洗破碎料時

直接把污水排到地裡

而這些污水

混合著輸液瓶裡的藥物

比如抗生素等

經過這些東西污染的地下水

誰也不敢喝

圖:等待慢慢滲入地下的污水

那麼既然對社會

危害如此之高的醫療垃圾

怎麼就可以順順利利從醫院出來

經過收集,運輸

流入到黑心小作坊裡呢?

驅使這條產業鏈行成的

有一個關鍵因素

就是“利益”!

這個利益有多大呢?

如果醫院依法處理醫療廢物

需要每噸大約200-1000的處置費

但若轉手給收購站

最少也能賣1000元

這一來一回

相當於一噸淨賺上千元

而制破碎料的商家

用一噸1000-2000元的價格回收

用3000-6000的價格賣出

按照一個二三人小作坊

一個月三十噸左右的生產量

就是幾十萬的利潤啊

所以人人避之不及的醫療廢物

卻成了這條鏈條上的賺錢寶貝

讓商家冒著違法犯罪的風險

失去了自己的底線

更可怕的是

如此讓人匪夷所思的事

早在2012年

就已經上過3·15晚會

而在之後的

2016年,2017年年以及2018年

都出現過相關的重大案件

是的,這麼多年過去了

這種黑色產業鏈

依舊沒什麼改變

就像吃地溝油

喝三聚氰胺奶

大家已經習以為常

甚至自嘲抵抗力高

但想想那些不小心吃到

再生料塑料製品

出現身體不適

或者地下水已經被污染

卻身在其中渾然不知的人

蛋蛋姐我認為

絕不能讓它石沉大海!

我們也絕不能習以為常!

看看大家身邊

喝水用的塑料水杯

吃飯用的一次性餐具

洗臉用的臉盆

好,就算我們大人

自嘲一句抵抗力高

那小孩正坐著玩的塑料坐墊

手中拿的的塑料玩具呢

誰知道他哪一刻

就塞進自己的嘴裡了呢

連大人都無法承受

更何況是他們呢

我們想知道:

這些垃圾的源頭

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是否有措施

可以從根本上解決這條黑產?

難道我們的生命健康

只能由自己保護嗎?

很多事情

你不去問便不會有答案

你隨便問問

風頭一過便會再次捲土重來

我們不想但也只能

不斷地去追問

直到有一個讓我們滿意的答案

其實我們的要求很簡單

不要一年三年五年後

這些被提過無數次的產業鏈

再次成為熱門話題

我們每個人都瑟瑟發抖

卻又無可奈何

我們想要的

只是能夠保護

我們自己的生命健康

僅此而已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阅读:27 评论:0
声明:
1.本站资讯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大家学习交流,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2.如转载本站的原创文章,请勿必注明文章来源,对于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评论列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