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爆猛料 魔鬼的考卷:新冠疫情檢驗出製度成色 返回上一页

魔鬼的考卷:新冠疫情檢驗出製度成色-

堅若塵 2020-05-14 21:34:35  爆猛料

4月16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突然被記者的一個問題所激怒。

當時記者提出這樣一個問題:(西方國家)遏制新冠疫情的手忙腳亂的努力是否暴露出西方民主國家(制度)的弱點,同時凸現了中國(制度)的優勢?

這個問題讓馬克龍非常惱怒的回應:“信息自由流動、公民可以批評政府的國家與“真相被壓制”的國家沒有可比性。在尊重“中國的選擇與現狀”的同時,不要幼稚地認為中國處理這個問題的表現好得多。”

“很顯然,在中國發生了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這就是被媒體廣泛報導法國總統指責中國“信息不透明”由來。

來源:新浪網

其實我倒是很能理解馬克龍為什麼會大發雷霆,因為記者的問題已經捅到這個法國領導人最致命的軟肋—— 資本主義制度缺陷的問題,這個基本製度性缺陷恰恰又是一票西方國家立國之本。

馬克龍可以公開道歉承認防疫不力,但是在涉及國本問題上是絕不可能自我否定的。

下面我就來給大家講講制度的問題,我們只有站在一個較高的層面去觀察資本主義制度與社會主義制度的由來以及發展歷史,我們才會知道什麼樣的製度才是人類文明的希望。

1   勞動收入與經濟增長背離

1765年英國人詹姆斯·哈格里夫斯發明珍妮紡紗機揭開了工業革命的帷幕。

與農耕文明相比,工業文明最大的改變就是在生產資料不變的情況下,可以很容易提升效率來獲得更多的產出。


在農耕時代,假如一個地主擁有100畝土地,那麼不管怎麼逼迫佃農土地出產也基本不變。

工業文明則不同,同樣一台機器,工人工作時間越長,則機器生產的商品就越多。

所以,資本家為了獲得更多的出產與利潤,就拼命壓榨工人——包括延長工作時間,降低工資支出,力圖將機器生產的效率做到極致。

當一個社會追求效率做到極致時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勞動者的苦難!

引述一段工業革命初期恩格斯的《英國工人階級的狀況》 —— 工業革命將人類的生產力水平提高了很大一截,但是底層勞動者的生活水平反而連農業文明時代的自耕農還不如!

這是啥現象?

這就叫背離!

生產力水平向上走,底層勞動者生活水平向下走的背離。

任何背離現像出現就意味著將發生巨大變化。

所以,工業革命爆發之後,一個幽靈,一個共產主義的幽靈就在歐洲上空遊蕩。

共產主義不是平白產生的,它的出現就是力圖改變資本主義社會對極致效率追求的現象,它反映了工人階級最基本的訴求—— 勞動者的收入水平一定要與生產力水平相匹配!

這才公平!

2   主義的鬥爭

1871年巴黎人民爆發起義,成立了人類第一個社會主義政權——巴黎公社。可惜的是,這個政權缺乏一個堅定的政黨組織領導,所以迅速被鎮壓。


巴黎公社牆

1918年俄國爆發革命,然後建立了蘇維埃政權。從此人類文明就產生了兩種意識形態完全對立的製度試驗——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

資本主義由私人資本控制生產資料,追求效率的極致;

社會主義由國家控制生產資料,注重對公平的維護;

效率與公平那個更重要?

兩個都重要!

一個經濟體如果放任資本去追求效率,一定會造成貧富嚴重分化,最後不是革命就是周期性爆發經濟危機。

而社會主義如果一味只強調公平,就會導致絕對平均主義,搞大鍋飯,最後扼殺了經濟發展的動力。

所以,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兩種貌似嚴重對立的意識形態最後的終點一定是殊途同歸合二為一。

但是人類文明對這兩種意識形態以及相應制度試驗的認識卻有一個漫長曲折的過程。

二戰之後,美蘇對立,面對著共產主義席捲全球的浪潮,資本主義國家節節敗退潰不成軍。

為了應對共產主義的衝擊,西方國家不得不在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中納入越來越多的社會主義元素,包括:

——立法保障婦女與少數民族裔的政治權利;

——立法保障勞動者的權利(8小時工作制、週末休息制)

——提高稅收通過二次分配建立福利體系;

——逼迫資本家向工人全面讓利(最低工資制,工會制)

所以,二戰之後一直到80年代是資本主義社會最繁榮的時代,勞動者收入不斷提高,福利越來越完善,美國中產階級人數在80年代達到頂峰,在總人數佔比達到80%。

經濟的繁榮推動了科技與文化發展,最好的科學家、最偉大的球星、最偉大的藝術家通通在這個時代不斷湧現。

與此同時共產主義的標杆蘇聯卻沒能適時轉型——在社會主義制度中納入資本主義元素,結果絕對的平均主義扼殺了效率。

80年代之後蘇聯經濟江河日下,91年蘇聯崩潰,紅旗落地。

按:蘇聯沒能轉型有歷史的客觀原因,詳見我的歷史文章《百年國運史:誰能自帶主角光環》

外部威脅一去,資本主義國家立刻變臉,國家政策迅速向資本傾斜,資本主義國家再次回到了放任資本去追求效率,而忽略公平的原始軌道。

以美國為例。

——大企業稅負持續下降美國上市公司實際稅率從80年代接近50%一路下降到至今20%以下;

——監管從寬:美國司法部針對企業併購重組、不良競爭、壟斷等方面立案調查,從80年代每年500多宗下降到現在每年100多宗;

——融資成本持續下降: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從80年代16%一路下降到現在2%以下,帶動整個市場融資成本一路走低,越是大型企業融資成本越低;

2000年美國有51個億萬富翁,總資產4800億美元;到2020年,美國億萬富翁人數變成540個,總資產2.4萬億美元。

美國政府對資本越來越“友好”,那對老百姓自然就越來越“不友好”。

美國貧富差距擴大,財富向少數人集中正是從80年代開始。從80年代到2017年美國GDP總量增長了4倍,美國中產階級人數從頂峰時總人數佔比達到80%下降到49%。

這是勞動者收入與經濟增長再次背離。

以上情況說明什麼?

說明了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搞社會主義是極其脆弱的,外部國際共運壓力大一點,資本家就給勞動者讓利多一點;一旦外部意識形態壓力減少,資本主義國家立刻故態重萌,回到過去的軌道。

3   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

資本主義體制下搞社會主義出現了曲折反复;

那麼社會主義體制下搞市場經濟呢?

情況就大為不同了。

1978年三中全會之後,小平同志抓住機遇,推動中國轉型搞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後來的有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

這個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與資本主義國家的市場經濟最本質的區別就是對勞動者權益的保障是有製度基礎的。

這個制度基礎就是社會主義制度,這個制度的執行者就是中國共產黨。

那麼,我們的執政黨是怎樣維護社會主義制度不被資本所侵蝕,怎麼保障對公平的維護不出現反復與曲折?

前段時間網絡上爆出天貓總裁宮斗大戲,因為微博迅速撤熱搜,很多人就說什麼資本一手遮天,未來會如何發展細思極恐云云。

說實話,發表這些言論的人真的不懂中國,在中國資本要一手遮天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防範資本我們是有一整套頂層設計的。

怎麼頂層設計的就不展開了,列舉幾個現象供大家思考:

——民營企業家不管企業做得怎樣成功,不管是馬雲還是任正非,都不可能當官,最多去政協;想想為什麼?

——我們的網絡媒體平台,有阿里系,有企鵝系,有頭條系,不同資本系媒體壁壘森嚴,有時甚至相互對立互相較勁,想想為什麼?

把上述現像想明白了,再與資本主義國家比較一下,你就能更懂中國。

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本質就是執政黨通過不斷實踐趟出的一條道路,這條道路既不同於追求絕對公平的蘇聯模式,也不同於追求絕對效率的美國模式,這是一個兼顧公平與效率的全新道路。


怎麼兼顧公平與效率?

兩個手段。

其一是轉移支付制度。

我們的地區差異怎麼來的?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集中全國的資源在長三角與珠三角建立了我們的產業集群,這是效率優先;然後通過轉移支付在這些發達地區抽取資源去補貼落後地區,這是確保公平。

其二是國家直接掌握部分生產資料——就是我們的國企制度。

我們國企控制事關國計民生的關鍵產業命脈,包括水電氣網絡金融軍工等等,然後將在城市運營的基礎民生收益去補貼農村,所以,我們農村的水電網絡道路等等通訊設施比發達國家還完善。

前一個制度可以縮小地區差異,後一個制度可以彌補城鄉差異,有這兩個手段兜底我們才能實現可持續發展。

按:國家直接掌握部分生產資料還有一個好處就是遇到極端情況時,可以以最快的效率進行迅速動員。

比如本次新冠疫情,武漢封城之後,全國動員醫療人員支援武漢的是公立醫院;率先復工復產生產醫療物資的是我們的央企;建設雷神山、火神山醫院的更是我們國企——

在關鍵時刻,只要國家一聲令下,這些國企都可以不計代價不顧危險的去第一線衝鋒陷陣。

(來源:環球網)

有趣的是,單純追求效率的西方國家,這些年經濟慢慢陷入停滯,並且醞釀著巨大的危機;相反,兼顧效率與公平的中國,改開以來一直保持著高速增長,其增長速度不僅碾壓西方發達國家,而且也超過新興的發展中國家。

所以,有時為了公平降低一下效率(比如大規模扶貧),短期來看經濟增長可能慢了一點,但是從長遠來看,這個短期的“慢”其實就是長期的“快”。

更為重要的是為啥我們經濟高速發展幾十年,從來沒有爆發一次經濟危機!

為什麼?

因為中國老百姓收入水平一直與經濟發展水平相匹配,從來沒有出現過資本主義國家背離的現象。

2016年川普在競選美國總統時列舉了一組數據,1999年美國家庭中位數收入是57000美元,到了2015年居然變成56000美元,16年不增反減。

到了2017年才勉強達到6萬美元,考慮通脹因素,美國人民的實際收入一直在下降。

1999年美國GDP是10萬億美元,2017年是18萬億美元,美國經濟一直在增長。老百姓收入卻在持續下降,這就是居民收入與經濟增長的背離。

那麼中國呢?

2000年中國人均居住面積是8平米,2017年是40平米,增長5倍;2000年中國家庭汽車保有量是1600萬台,2017年是2.17億台,增長14倍;2000年空調銷售是1000萬台,2017年是1.2億台,增長12倍,其他還有手機保有量、食物消費、恩格爾係數等等都是巨大的變化。

所以,要兼顧公平與效率只能在社會主義制度框架下才能實現。

  拭目以待

新冠疫情爆發之後,這簡直就是一張魔鬼的考卷,西方國家的製度成色如何,通過疫情的考試一望可知。

在疫情爆發之初,西方國家政府與領導人是這樣表態的。

美國。

川普在疫情之初的表態:

——“我可以代表美國說我國疫情尚在掌握之中”

——“沒什麼需要恐慌的”

——“新冠病毒會奇蹟般地消失”

——“新冠病毒是民主黨的新騙局”

——“不管發生什麼,我們都做好了準備;我們有全球最好的專家”。

英國

3月12日,英國首相公佈了英國的防疫政策:“群體免疫”策略。

“讓英國絕大部分的人感染新冠病毒,這樣雖然會有一部分人會因此死亡,但是絕大部分的人將會活下來,並且獲得抗體,從而獲得群體免疫力。”

日本

2月初,日本厚生勞動省大臣加藤勝信公佈了日本的防疫策略:從預防感染的政策角度來看,為所有人實施PCR檢測並非有效對策,需將有限的檢測資源集中用於有重症化風險的患者。

德國

德國採取典型的緩解策略,強調新冠肺炎不可能被完全阻斷,採用大流感的管理模式,全民教育,降低社會活動度,通過家庭自我防護,降低疫情傳播,主要注重對重症病例的救治。

看看這票西方發達國家政府與領導人的表態有何感想?是不是都在拼命淡化疫情的嚴重性,百般推卸政府的責任?有哪一個國家真把老百姓生命安全放在心上?

啥是資本主義國家的本質?

這就是!

寧願死一批人,也不想影響經濟。

而中國呢?

同樣在疫情爆發之初,最高領導是這樣表態的:

(來源:中國新聞網)

態度鮮明不含糊,第一時間就是把老百姓生命安全放在首位!

最後的結果也頗有諷刺性。

把人民生命安全放在首位的中國,在不到兩個月時間撲滅了疫情,14億人口的國家最後確診8萬多,死亡4000多,從3月中旬開始全國就全面復工復產。

而一票寧願死人也要拼命保住經濟的西方國家,英法德意大利一票只有幾千萬人口的國家,個個確診突破十萬,死亡上萬,美國目前確診已經近百萬,死亡超過5萬人。

死一大堆人最後經濟也沒保住!

中國二季度鐵定正增長,而歐盟各國鐵定負增長,美國更是將創下歷史性的衰退紀錄,二季度經濟或暴跌40%。

(來源:中國經濟網)

雖然美國正處於疫情的高峰,但是美國居然已經計劃在5月復工復產。這種頂風作案的行為很瘋狂,但是大概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新冠疫情專治不服。

所以,美國如果在5月復工復產,一定會爆發二次疫情高峰,屆時美國死亡人數將突破10萬這個級別,向數十萬挺進。

因為這個制度成色的本質差異,未來中國與西方國家會出現迥然不同的風景。

中國經濟啟動之後越走越穩,越走越順,而美國等西方國家將手忙腳亂應付一波接一波疫情爆發高峰,最後不但屍橫遍野,而且經濟也會向無底的深淵墜落。

過去我曾經認為,全世界人民要認識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可能需要十年以上的時間,但是本次新冠疫情之後,這個時間很可能會大大的縮短。

且拭目以待。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阅读:12 评论:0
声明:
1.本站资讯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大家学习交流,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2.如转载本站的原创文章,请勿必注明文章来源,对于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评论列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