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天下 朝鮮戰場上那支神一樣的部隊 返回上一页

朝鮮戰場上那支神一樣的部隊-

华安安 2020-05-16 09:26:57  看天下

文章的開頭,咱們先說一個常識吧,按理說這玩意只要讀過初中就能明白的東西,不知道為啥總有人不明白,也有可能是裝不明白。也就是傳說中的“人海戰術”,不少人現在提起朝鮮戰爭,依舊會憋不住蹦出那四個字,說這話只能是暴露智商。


1854年,英法聯合奧斯曼帝國,在克里米亞跟沙俄打了一仗。在那年的10月25日,英軍蘇格蘭高地團的士兵突然碰到了俄國騎兵大兵團,跑又跑不掉,只好穩定下來情緒,大家排成三排,用手裡的步槍迎擊排山倒海而來的俄國騎兵,戰事持續了幾個小時,俄國死傷慘重,被迫退出戰場,從那以後,英語裡多了一個短語“細細的紅線”(thin red line),指的就是英國軍人面對驚濤駭浪也巋然不動的坑人精神。


這場不大不小的局部衝突標誌著一個時代的落幕,在速射步槍面前,人海戰術已經徹底失去了作用,因為再多的人,也頂不住密集火力的射殺。


當然了,1854年英國陸軍用的那種米尼步槍跟隨後出現的馬克沁機槍比起來就是個兒童玩具,屠殺效率差了好幾個數量級。


機槍這玩意江湖人稱“死神鐮刀”,在索姆河戰役中,英軍採用密集隊形突擊,遭到德軍馬克沁機槍的強大火力殺傷,一天損失近6萬人。在美國內戰,日俄戰爭,英國對部落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美軍在太平洋戰場跟日本人的戰爭中,經常創下少量士兵操作機槍可以屠殺幾萬人的案例。再大的人海,在機槍面前都是浮雲。


我覺得這些道理本身並不復雜,也不需要深刻的腦袋才能理解,所以大家可別在說“人海戰術”的事了,這玩意暴露智商。


接下來咱們說正事:


1

 雲南來的隊伍


雲南在中國古代史裡一直存在感不高,這也正常,那地方直到清朝,大部分地方被土司控制著,這裡的“土司”不是麵包,是一種部落長官,每個部落就是一個小朝廷,被一個世襲的部落頭目控制著。


明清兩代花了無數的金錢和人力,才把這些部落打散,派朝廷官員去統治那些地方。這些朝廷官員,都是有任期的,經常調動,所以被稱為“流官”,這個過程,史稱“改土歸流”。


但是到了清朝末期,雲南卻突然間變得很新潮,我們在之前講越南戰爭的文章裡提過,清朝後期法國人偷摸到了越南,越南跟雲南挨著,雲南在跟法國人溝通過程中思想境界有了很大提升,變得跟法國人一樣潮。


在1909年,雲南甚至創辦了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雲南講武堂”,我們的朱德元帥,就是雲南講武堂出身。以及後來的“雲南王”龍雲,盧漢,都是這個講武堂走出來的。


隨後雲南軍閥再以講武堂的軍官為核心,從法國買了武器裝備,訓練了一支雲南人組成的隊伍,一般我們稱為滇軍。


1915年,袁世凱一時想不開稱了帝,這下激起了全國人民的激烈反對,誰能想到,最先起來鬧事的,竟然是中國最西南的雲南。


雲南出動“護國軍”討伐袁世凱,朱德就在第一軍裡擔任上校,隨後擔任少將。當時第一軍司令,就是赫赫有名的蔡鍔將軍。所以說朱老總資歷非常老,早年追隨過蔡鍔,討伐過袁世凱,而此時毛主席還是湖南第一師範的“同學少年”。


隨後滇軍跟著蔣委員長參加北伐,推翻了北洋軍閥,雲南也成立了一個半割據政權,頭目就是那個龍雲,這人可能大家不咋聽說,其實也是近代史上比較能鬧騰的一個,在1945年之前,龍雲一直是雲南王,跟蔣委員長陽奉陰違,蔣也不大能惹得起他,這種局面就一直維持著。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這是我國歷史上的一個轉折點,在那之前,大家心裡往往只有各省,甚至毛主席一度也覺得中國最好的方案是“聯省自治”,幾乎沒有“中國”這個概念,這次戰爭讓中國人重新思考了這個問題,大家同仇敵愾,“中國”這個概念才越來越清晰起來,全國各地有志青年前往抗戰前線,各地大佬也都拿出十足的誠意共赴國難。


比如幾百萬四川子弟出川編入中央軍,延安的毛主席他們僅有的三個師也渡過黃河前往山西作戰,甚至一直離心力極強的馬家軍也派出一個騎兵師去前線,這個背景下,雲南也拿出自己看箱底的“60軍”出滇走上戰場。


出發的時候,將士們高唱:


我們來自云南起義偉大的地方,

走過了叢山峻嶺,



雲南是六十軍的故鄉!

六十軍是保衛中華的武裝!


雲南人都站在路兩邊歡送他們自己的兒子出滇作戰,明知道他們大概率無法返鄉,但還是含淚高唱送別山歌。


在抗戰中,這支部隊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比如在徐州戰役中,60軍和日軍死磕27天一步不退,死傷上萬人,整個軍基本犧牲殆盡。


然後雲南再次派出新兵補充,剛補充完又去參加台兒莊戰役,武漢會戰,南昌會戰,長沙會戰等等。


1939年,一個滇軍的小年輕跟美國時代周刊記者說,看到我棉衣上的這兩個彈洞沒,前邊兩個穿這件棉衣的滇軍兄弟就是這麼死的。


我們經常說,日軍進攻最猛的,就是1937年到1939年,這兩年中,60軍幾乎參加了所有重大戰役,一直表現不俗,代價也大到離譜,老兵們幾乎悉數陣亡,隊伍換了好幾茬,不過雲南兵和廣西兵不俗的表現得到了中日雙方的認可。


2

 60熊


1942年,日本人攻入緬甸,從緬甸背後包抄雲南,60軍趕緊回雲南準備防守,從那以後一直呆在雲南。


戰爭結束後,60軍迎來了高光時刻,因為國府讓他們去越南接受日本人投降,這事就太給臉了,沒有地方雜牌部隊能有這個殊榮,雲南的幾支部隊感激了蔣委員長之後,高高興興去了越南,此時整個雲南只留下幾支警察部隊。


然後他們的頭目,我們前文說的龍雲,就被蔣委員長給抓起來了,去抓龍雲的,正是那個杜聿明。


太慘了,被調虎離山了,一群雲南兵在越南舉目四顧,一時茫然無措,不知道接下來怎麼搞。然後國共開始爭奪東北,他們的工作來了。


我們知道,經過八年抗戰,國軍基本上都轉戰到東南去了,戰爭結束後,國共雙方都意識到,誰搶到東北誰就有可能最終逐鹿天下,邏輯不復雜,那裡有日本人經營了十幾年的工業設施,前後投資了天量的經費,搞出來無數個東北人和朝鮮人的萬人坑,才有了東北的那些工業基礎。


儘管戰後被蘇聯人拉走一部分,但是蘇聯人拆走的主要是大城市裡的,靠近鐵路的設施,不然他們還得先用騾子駝到鐵路附近去才能裝火車,其他的很多設施根本搬不走,所以也就那樣了。而且那些被拆壞了的工廠,幾個爛廠子一攛掇,又是一個完整的。所以國共都看上了東北。


但是去東北這事難度差距有點大,國軍在雲南和四川,共軍在山東和河北,這一點注意下,共軍除了新四軍在江南,其他百萬部隊全是在日本人眼皮底下。儘管共軍跑的慢,但是國軍離得太遠,過不來怎麼辦?


這時候美國人摻和進來了。


我多說幾句這個美國人,畢竟他們跟蘇聯一樣,對我國近代史影響太大了。大家看現在美國對朝鮮的政策,其實就能看出來,發現他們總是每隔幾天就變臉,往往是剛談好什麼事,過幾天就跟忘了似的就不算了。其實他們這個毛病很多年了,在70年前就那樣。


原因嘛,不復雜,政出多門。這是美國政策制定一個最明顯的特點,大家經常說他們民主的核心就是“制衡”,其實說白了,就是沒有一個絕對權威,國內各股勢力各種鬧,誰佔優聽誰的,如果各方利益一樣,比如打納粹,對抗經濟衰退,修理日本人,這些問題都好說,但是其他問題,很容易胡來。


這不是缺點,因為可以防止極權嘛,但是也談不上什麼優點,比如這兩天大家又在鬧哄哄彈劾特朗普,而且今天早上眾議院竟然通過了彈劾。


70年前也一樣,美國有好幾個權力中心。


首先是國防部,他們天天到總統那裡搧風說一定要在亞洲阻止蘇聯的擴張,然後把中國跟蘇聯掛了鉤,政府就趕緊派海軍陸戰隊去青島。其實那會兒延安更喜歡美國一些,毛主席還在學英語,準備將來去美國見美國總統。


此外還有國務院,國務院更喜歡延安一些,從抗戰後期就跟延安眉來眼去。


此外共和黨討厭和蘇聯沾邊的所有東西,民主黨又非常討厭蔣委員長,因為蔣和他的小伙伴貪污成性又沒有民主精神。


這些人一起去總統那裡游說,政策就變來變去。


至於大家說杜魯門討厭蔣的原因是因為蔣投資了他的競爭對手,有這個原因,但是杜魯門儘管是個密蘇里農民,但沒那麼狹隘,認識他的人都知道杜魯門不大記仇。


他一開始是很支持蔣的,直到後來發現蔣的政府爛到了極點,有一次F 搗毀了一個美國黑社會窩點,找到一批衝鋒槍,一查序列號,驚訝地發現竟然是支援給蔣的,又賣回美國來了,後來稅務局查宋美齡的賬,發現美國援助中國的部分美元竟然躺在美國吃利息,這種事多了,越來越反感,政策也就慢慢跟著變了。


在1945年,美國拿出來了吃奶的力氣支持國府,後來變得越來越反感,有那麼一段時間乾脆把武器都給禁運了。據杜魯門回憶錄裡說,美國出了3億美元,用飛機和軍艦把國軍拉到了東北,第一批上船的,就有在越南的60軍,雲南人要去東北了。


這一趟東北之旅,是60軍歷史上最悲催的一段經歷,首先他們不知道自己跑東北幹嘛去了,他們並不想同室操戈。其次他們隊伍裡瘋傳國府抓了他們的老首長龍雲,要把60軍全部當炮灰消耗在東北黑土地上。


所以戰爭打的一塌糊塗,整個東北解放戰爭中,60軍就沒打什麼勝仗,領導們也鄙視他們,經常不給裝備和給養,他們自己也自甘墮落,到處打劫老百姓,從上到下,當初鐵骨錚錚的雲南鐵軍,如今被老百姓和上司喊做“60熊”,要多窩囊有多窩囊。


終於在1948年年底,解放軍(那時候還不叫解放軍,不過咱不糾結那麼細了)攻陷錦州,錦州是東北陸上通往關內唯一的路線,所以錦州被拿下後,仗也就沒啥可打的了,當時60軍和新七軍在守長春,眼瞅沒希望了,城內對雜牌60軍的壓迫又太過分,導致60軍突然反水,戰場起義,長春城陷。


從那以後,國民革命軍滇系第60軍變改成了解放軍第50軍。軍長曾澤生繼續當軍長,各級軍官如果士兵們公認是個靠譜軍官就繼續留任,如果被指認是個壞逼,很快就被槍斃了,解放軍再把之前投降過來的雲南人編回60軍,這樣,新雲南50軍就誕生了。隨後50軍跟著解放軍從東北下湖南,從湖南入四川。


3

 50兇


朝鮮戰爭爆發的時候,週總理就把四野最精銳的四個軍擺到了鴨綠江邊上,準備如果有啥事好應急,又覺得不夠用,在全國范圍內看了一圈,發現解放軍有的在西南剿匪,有的在準備攻台灣,還有一部分已經復原,能提供支援的沒幾支部隊,乾脆把當時正在兩湖搞建設的50軍調到了東北。


1950年10月,美軍無視中國方面警告繼續向鴨綠江推進,我軍隨後越過鴨綠江準備對信用充值,50軍也跟著四野的那四個精銳軍一起過江。


朝鮮戰爭的第一次戰役是四野的核心骨幹在跟美軍打,第二次戰役就是我們熟知的長津湖,是華野的骨幹九兵團,兩次都把美韓聯軍逼退,解放軍一直南下,準備收復平壤。


此外大家注意下。美軍不會打運動戰的毛病在這次戰役裡表現的淋漓盡致,但是他們防守戰和塹壕戰打的一流,不然釜山也給解放了。


這段經歷,被美國人稱為“陸軍史上最大的敗績”,也就在這個階段,下不來台的麥克阿瑟希望用核武器炸一下丹東。


在這個過程中,50軍一直在邊上打醬油。


不過機會很快來了,第一次表現機會是在1951年年初,第三次戰役爆發,志願軍對聯軍發動全面進攻,聯軍頂不住,快速向後撤,50軍的隊伍溜達到了開城附近,就是現在的那個開城工業園,在下圖位置,大家可以看出來,已經挨漢城很近了:

就在這次戰役中,50軍下邊的兩個營無意中逮到英軍第29坦克旅,這支部隊是參加過諾曼底登陸的英軍老骨幹,這次在朝鮮作戰,英國人多機靈啊,發現情況不對一溜煙向南跑,然後在朝鮮開城附近山區裡被逮到了,當時志願軍沒有重武器,蘇聯援助還沒上來嘛,只好拿手榴彈和炸藥去炸坦克。


我看過英國人回憶錄,說那次戰鬥中英國人跟志願軍軍人數差不多,自己又有“百夫長”重型坦克,士兵們又是歐陸下來的老兵,所以一開始並不是很擔心,遭到進攻後坦克圍一圈,砲口朝外,不過很快發現對面的人儘管武器差(步槍都是打一槍拉一下栓,射速很慢,老兵們都能聽出來),但是套路非常專業,擲彈手先靠近之後扔手榴彈,狙擊手在遠處掩護,英軍步兵手忙腳亂躲手榴彈時,爆破手抱著炸藥沿著坦克視野盲區偷摸爬上來炸坦克。


50軍的人付出了巨大代價後,比如一個排的人被噴火坦克燒成了黑乎乎的碳狀物,英國人也被打慘了,炸掉了27輛坦克裝甲車,坦克手大部分被炸死在了坦克里,剩下的4輛坦克眼看無望逃脫,爬出坦克投降。其中一個原國軍裡投降過來的爆破手骨幹,一個人炸掉了三輛坦克成了戰鬥英雄。


就在50軍的這兩個營打坦克的時候,50軍的另一個步兵師付出了慘烈代價後攻入漢城,紅旗插上景武台(青瓦台的前身),韓國把這次漢城失守稱為“一四事件”,因為那一天是1952年1月4日,志願軍入朝兩個多月後,漢城就被拿下了。


到此,全世界都震驚了,大家沒法想像此時距南京大屠殺十五年,距豫湘桂大潰敗僅僅七年,中國軍隊竟然把美軍推到38線以南,新中國武德充沛,各方基本達成共識。


麥克阿瑟辦事不利,再加上軍人瞎摻和政治,讓杜魯門非常不爽,麥帥的地位岌岌可危,白宮已經在物色用誰來取代麥克阿瑟。


不過客觀的講,此時志願軍也成了強弩之末,戰線太長,補給線長達500公里,沿途被美軍上千架飛機輪流轟炸,毫無反抗之力。一直擅長夜戰的志願軍天天吃炒麵,胡蘿蔔素和維生素A補充不足,晚上得了夜盲症,啥也看不見。


蘇聯前期明確說不提供空軍,這時候彭老總又給毛主席打電報,讓中央再去找蘇聯人要飛機,這次蘇聯人終於接受了提議,準備派精銳空軍支持朝鮮戰爭。


還沒等到蘇聯人的飛機到朝鮮,美軍已經發動了反攻,美國那邊叫“屠夫行動”和“撕裂者行動”,聚集大量飛機坦克,準備奪回漢城,重新推到三八線,畢竟作為超級大國,要臉。此時志願軍無論彈藥還是給養都供應不上,後勤車隊都被炸毀在了路上,一些連隊甚至慘到每個士兵只有三發子彈,這個背景下,只好後撤。


其實了解軍史的人都知道,幾萬幾十萬人組成的大兵團,最難的不是衝上去,而是撤下來,你想想啊,大家人心惶惶,還得保持建制一支一支往後撤,相互掩護,這種情況下,非常容易演變成潰退,也就是漫山遍野的到處跑,完全失去了指揮體系,這種情況下,就變成了待宰羔羊。


蔣委員長的隊伍就一直有這個問題,幾乎無一例外每次撤退都演變成了潰退。英國二戰就乾了一件牛逼事就是敦刻爾克成功跑掉了,吹牛逼吹了幾十年,主要是因為他們那個操作確實很複雜,一般人幹不來,英國人見識過大風大浪,才有序跑回去。


這次也一樣,十幾萬人的大撤退,天上千機大轟炸,地上坦克群在追擊,後撤弄不好就是一次大屠殺。


所以就需要有人在前邊頂住,其他人撤往後方布防。防禦戰線長達幾十公里,這種對超級大國的第一次防禦戰誰都心裡沒數,要知道,當初德國人都頂不住美軍的這種大規模突擊,毛主席後來說,跟美國打最難的三件事:能不能打,能不能守,能不能保證後勤,這裡說的“能不能守”,就是這次防禦戰。


志願軍經過仔細研究,準備把表現非常好的50軍放在最前線,又把我軍裡最能打的38軍也頂了上去,38軍意義非凡,它不僅是四野骨幹,又是彭老總自己當初平江起義帶出來的隊伍,彭老總對38軍非常放心。至於50軍,我們上文提到了,當初的雲南兵很早就點了一連串的防守技能點,1938年台兒莊戰役,他們獨自面對日軍進攻,死守王瑜山20晝夜。


如今50軍和38軍並排形成兩面盾牌,頂在了我軍後撤的退路上,準備迎接聯軍戰鎚的砸來。


戰爭從一開始到最後,大家都在擔心38軍頂不住,更擔心50軍,沒想到他倆不但頂住了,而且頂了50天。


戰爭過程又刺激又乏味。


說刺激是因為當時美軍把幾乎所有能拿出手的砲彈全部丟到了解放軍陣地上,大家知道二戰中美軍夷平了德國重鎮德累斯頓,可能不知道,在這次戰役裡,扔向志願軍陣地的砲彈超過兩個德累斯頓當量。扔完砲彈扔汽油彈,把整個陣地燒成火海。而且當時蘇聯飛機還沒來,美軍有恃無恐,轟炸機貼著地面投彈,爆炸,火焰,飛機機翼的破空的聲音,在漢江邊上形成了一個人造的地獄。


等到飛機溜達遠了,躲在坑道裡的志願軍知道坦克要上來了,趕緊端著機槍到陣地上布防,當然也不能太早,弄不好美軍會在衝到志願軍陣地之前再來一波炮轟。


過不了多久,就听見坦克吱吱呀呀過來了,後邊貓著端著卡賓槍的美國士兵,等到放近了,美國人覺得是不是陣地上死光了,開始從坦克後探頭探腦,志願軍同時開火,雙方打成一團,這個時候爆破手咬著牙拿起集束手榴彈匍匐向坦克前進,這個時候志願軍裡沒有一種反坦克武器能擊毀美軍重型坦克,只能是靠炸藥,往往一聲巨響,爆破手也回不來了。等坦克被炸毀幾輛,美軍趕緊後撤,然後再重新來剛才那一套。


說乏味是因為天天這麼玩了50天。


到了晚上我軍再派出小股的反擊部隊去襲擾美軍,美國人自己回憶,說他們每天晚上照明燈一直打,士兵們恨不得睜著眼睛睡覺。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第二天美軍進攻的強度。


當時我軍唯一的優勢就是志願軍土工厲害,沒明沒夜的挖,各種複雜極了的工事,當時就開始玩“反斜面”,反斜面的事我在度娘上找了張圖,大家可以看看大概就是這麼個東西:


倒也不復雜,總之核心就是砲彈打不到反斜面上去,所以要把坑道修在那裡,等敵人炮轟完,趕緊去山頂那個棱線防守,上甘嶺就是這麼玩的,美軍向上甘嶺傾瀉了190萬發砲彈,炮火把山頭削掉了兩層樓高,上邊的人竟然沒事,他們就藏在反斜面坑道裡。唯一的問題是物資不太容易拉上去,所以才看到上甘嶺上一個蘋果大家一起吃。


這次防禦戰之後,志願軍把“漢江奇蹟”一複制,就成了後來跟美軍對耗過程中史無前例的地下作業,據美國說,志願軍整個朝鮮戰爭中挖出來的坑道可以繞地球一圈,這個當然是誇張,不過肯定非常逆天,不然怎麼能頂得住美軍那樣炸。


漢江50晝夜,既完成了國家對他們的要求,也超過了大家對他們的預期,美軍硬是沒能向前推進,我查了下,這50天中,打光了7個整連,31個整排,138個整班,入朝時3.3萬人的一個齊裝滿員軍,等撤下了後,自己減員了一萬多人,確認擊殺敵軍1.1萬人。


當然了,50天之後不是說就完事了,要帶著傷員,一邊打,一邊撤,去找大部隊,又是一串帶血的英雄事蹟。等追上大部隊之後,隨後轉入國內休整。


由於50軍在朝鮮不俗的表現,得了個新外號,叫“50兇”,大家重新認識了他們。軍長曾澤生作為國軍投誠過來的將軍,在1955年被評為中將軍銜。


朝鮮戰爭隨後的事,限於篇幅,今天就不講了,我們將來可以慢慢講。


4

 尾聲


文章的末尾,我們主要是想說這麼幾件事:


1、我國的國家誕生於鐵與血,渡盡劫波而來,今後肯定是困難不斷,但是還是要拿出點先輩們的那種一步不退的勇氣來,沒啥挺不過去的。


2、在1952年的15年前,也就是1937年,百萬國軍在淞滬被幾個日本師團打殘,隨後南京陷落,發生大屠殺,十五年後,依舊是國軍投誠過來的隊伍,能在朝鮮跟美國一較高低,陷漢城,阻擋美軍北進。所以問題不在人種,而在於組織能力,資源整合能力,而且不要洩氣,如今我們能走到現在,將來可以百尺竿頭更進百尺。


3、陳平大佬有句話,他說最好的情況就是我們準備好了麻煩再來,可是世界上有那麼好的事嗎?沒有,從來都是你沒準備好,麻煩就來了,來了也沒事,有問題解決問題,唯一該害怕的,就是失去解決問題的勇氣。


新的一年,我們共勉。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阅读:13 评论:0
声明:
1.本站资讯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大家学习交流,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2.如转载本站的原创文章,请勿必注明文章来源,对于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评论列表
猜你喜欢
曾經喜歡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