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天下 為什麼我鄙視西方那套制度? 返回上一页

為什麼我鄙視西方那套制度?-

山花烂漫 2020-05-20 10:32:35  看天下

按:本篇是舊文重發,給讀者帶來不便在此致歉。這篇文章是去年12月本公號首發,後來因為某些原因被刪除,最近這篇老文被無數公眾號翻出來瘋狂轉載,某些大號把本文竊取為自己的作品,甚至還有一些公眾號無恥地抄襲本文還加上原創。


為了正本清源,所以昨天再次重新發送本文,但是,居然無法加上原創標識,原來是某公眾號竊取本文後加了原創!直到現在,我們才再次維權重新獲得原創聲明,為了保護我們自己的知識產權,才加上原創後再次推送(就為了加上這個原創標識,我們反复推送了多次,因為假如沒有加上這個原創標識,就無法給尊重知識產權的公眾號開白),給讀者帶來不便,我們再次表示歉意。


再次申明,我們歡迎轉載,本公眾號任何文章只要提出白名單要求並且按規定轉載我們都一律開白。請不要再做小人行為,這兩天某大號已經因為抄襲被我們投訴成功。


這篇文章可以給你一個全新的視角來觀察西方那套制度,特別是當下香港社會的亂像,簡直就是一副西方那套制度的照妖鏡,什麼妖魔鬼怪都現出了真身。所以,回顧這篇老文對於讀者認識西方那套制度的問題是大有幫助的。


先講一講當下的熱點事件:法國黃馬甲運動。

法國黃馬甲運動

法國黃馬甲運動如火如荼,已經嚴重影響了法國的經濟次序與社會次序,連中國大使館都不得不專門發通告提醒國民——去法國旅遊要注意人身安全。

那麼,引發黃馬甲運動的原因是什麼?

導火索其實就是法國政府準備增加燃油稅,這個萬惡的燃油稅準備增加多少?以至於引發法國老百姓的拼死抗爭?說出來簡直讓人難以置信——汽油燃油稅增加6.5歐分,柴油稅增加2.9歐分。

注意,不是歐元是歐分!折合人民幣就是幾毛錢。

不能不佩服法國人民的“革命鬥爭”精神,為了這麼一點燃油稅就可以把國家折騰得天翻地覆。但是,當法國政府認慫宣布不增加燃油稅後——黃馬甲們依然不依不饒繼續鬧,黃馬甲運動從1.0已經發展到5.0,這又是為何呢?

原因很簡單,法國經濟面臨著重大問題——因為高福利導致的債務陷阱,在當前的體制下完全看不到出路,法國人民只能通過非理性的方式來發洩自己的絕望!

沒錯,就是絕望!那種眼睜睜看著法國向深淵裡滑落卻無能為力的絕望!

講一講背後的深層原因。

1  高福利

過去我們總是很羨慕歐洲一票國家——特別是北歐國家人民享受的高福利。以法國為例,一個法國公民從出生到死亡據說要享受400多項福利,任何適齡勞動力失業,在最初兩年每月可以領取最高可達5000歐元的失業救濟,尼瑪,比在職工作的人收入還高!

那麼,法國過去憑什麼能給予老百姓如此高的福利呢?

兩個原因:大航海時代搶劫攢下的家底提前實現工業化對發展中國家掠奪的紅利。

現在這兩個因素都有問題,大航海時代搶劫的家底已經花光了,非洲一些過去的殖民地還能通過資本輸出挖一點利益,不過卻非常有限。

21世紀之前還能通過工農業剪刀差在發展中國家剪羊毛,現在由於中國的崛起,基本上中低端製造業全被中國拿走了。

現在北歐國家還好一點,畢竟人口少,佔有的資源還很豐富(森林、海洋)——賣點木材、海產品就足夠國民衣食無憂了。比如挪威,光是把國內的森林砍掉賣木材就可以維持國民目前的福利126年。

法國怎麼辦?

只能拼命提高稅收來維持高福利。法國稅負在歐洲一票國家是最高的!宏觀稅負達到46.2%,這還沒完,一部勞工法,重量達到2公斤,基本可以當板磚拍死任何一個資本家——嚇得資本家紛紛關閉工廠跑到境外去投資開廠。

就算留在國內的,因為解僱工人代價太高,所以誰也不敢輕易僱傭工人,兩項原因疊加導致法國失業率居高不下——年輕人失業率高達25%!4個人就有一個沒工作。同時由於高稅負導致法國經濟增長非常疲軟,在歐洲遠遠低於英國與德國。

就這樣高的稅負還是無法維持高福利的開支,法國加入歐盟之後,就喪失了印鈔的權利。

法國政府只能拼命擴大債務來維繫。到2018年3月,法國政府債務已經達到2.61萬億美元,佔GDP比重達到101%。已經是不堪重負——

相當於一個人每個月只能靠信用卡透支來維持開銷。目前透支金額已經超過全年年收入,而且還看不到盡頭,不但收入增長乏力,而且每月負債金額還不斷擴大。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馬克龍上台後準備大刀闊斧的推出改革計劃——其實就是準備削減福利(節流)+提高收入(開源)來解決法國嚴重的債務問題。

結果剛剛開了一個頭,試探性的提高一點燃油稅就引發了黃馬甲運動,馬克龍的改革遭遇重創!

為了安撫黃馬甲們,還只能硬著頭皮增加福利支出:自2019年起上調月最低工資標準100歐元;對加班期間所獲薪酬免予徵稅;不增加月收入2000歐元以下的退休者須繳納的普遍社會保險捐稅;要求有能力的企業為員工發放年終獎,這筆獎金將享受免稅待遇。

這就是飲鴆止渴!法國未來的債務問題將越來越嚴重。不出意外的話,幾年之內,法國將變成另一希臘甚至是委內瑞拉。

通過法國的案例你有何感想?

一句話——資本主義制度是有重大缺陷的

這個重大缺陷就是兩條不歸路!

或者被民粹綁架,整個國家掉進福利陷阱中永世不得翻身;阿根廷、巴西、委內瑞拉、希臘、法國就是如此;

或者被資本綁架導致整個社會被嚴重撕裂,早晚爆發巨大的危機;公知的爸爸——美利堅就是如此。

2  民粹綁架

我們一個一個來說。

先講講被民粹綁架。

在資本主義國家,怎麼樣才能攝取最高權力?最簡單的辦法就是不負責任的承諾福利!

群民就是群氓,老百姓是沒有什麼國家治理概念的,在所謂的選票制度下——誰承諾的好處多,老百姓就會投誰的票。

委內瑞拉的查韋斯就是一個典型。這位查韋斯同學為了競選總統,就拼命承諾福利——免費醫療、免費住房、食品能源白菜價等等,最後當然高票當選。

查爾斯同學當選後確實履行了自己的承諾——殺雞取卵,刷卡透支嘛,簡直不要太容易!委內瑞拉人民也確實過了幾年好日子——

但是,這些高福利已經遠遠超過了委內瑞拉經濟發展水平,就如同一個人借錢去買奢侈品去5星級酒店消費一樣,最終是要買單的!

委內瑞拉有全世界儲量最豐富的石油,如果不是查韋斯這麼作死的亂來,本來老百姓可以過上非常不錯的日子,結果高福利積累的債務超過臨界點後,委內瑞拉的經濟就崩潰了!貨幣以驚人的速度貶值,經濟負增長,所有的商品全面短缺,老百姓成群結隊的變成乞丐只能去垃圾桶找吃的。

委內瑞拉普通民眾翻垃圾堆找食物


啥是守著金山卻討飯?這就是!

同樣的案例包括巴西包括阿根廷,這就是西方媒體宣稱的所謂“中等收入陷阱”——狗屁!其實就是一個被民粹綁架的福利債務陷阱!

後來者包括希臘,包括現在的法國統統如此。

在資本主義現有的製度下,這個陷阱就是無解。

3  資本綁架

那麼,有沒有辦法在資本主義體系中靠制度設計中避免民粹氾濫呢?

有!

我大美利堅在製度設計上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民粹氾濫。

美國政治體係是這樣的模式,國會掌握立法權,總統是行政權,法院是司法權。其中立法權是核心,總統不管你競選時承諾什麼政策,都要通過國會同意才能實施(美國總統競選與普通的直選也有區別)。

國會又分眾議院與參議院。眾議院負責提出政策或者法律議案,參議院負責是否通過(但是沒有修改的權力)。

這麼層層制約的權力格局在一定程度上確實能夠防止某個政客綁架民粹把國家帶入深淵。

那麼,美國這套制度是不是很完美?同樣兩個字——狗屁!

三權分立模式有一個無解的缺陷就是“不可控規律”。

什麼是“不可控規律”?

就是立法、行政、司法總有一個環節不可控。

簡單的給大家講一下。

所謂的三權分立、依法治國大致有兩種模式。

模式一,立法很嚴謹,公眾充分參與討論,再立法實施;但是弊端是,立法較慢,跟不上時代的發展。

模式二,立法很快,少數精英參與就能立法,這個能跟上時代的發展,對實施環節也能有效的約束,但是有更嚴重的缺陷,這個先按下不表——美國就是這種模式。

模式一的特點就是立法跟不上時代,怎麼辦呢?就只能授予執行環節(司法、行政)較大的自由裁量權,這就為權力尋租提供了空間。

比如,這種模式下所有的法律法規制定中不但彈性很大,而且一定會有“口袋條款”——這個“口袋條款”就是定義模糊,由實施者俱體裁量。

這個自由裁量權就是權力可以尋租的空間,就是腐敗的源泉。這個模式下,當官就是香餑餑,大家都會擠破頭去考公務員。

模式二,由於立法很快,對於實施環節約束也夠,所以這個權力尋租空間很少,西方的公務員就沒有什麼吸引力。

但是——有兩個弊端。

一個是法律變化太快,普通人守法成本非常高,比如美國人民報稅自己是沒法準確報稅的,只有聘請專業人士來解決,這就是將執法成本轉嫁給老百姓。

另一個簡直無解——誰來監控立法?

重要的問題說三遍:誰來監控立法?誰來監控立法?誰來監控立法?

答案是:沒有!

因為立法很快,少數精英參與就能立法(主要是議員),那麼就存在巨大的無法控制“合法的利益輸送”。

所以,權力使用的三個環節——立法、司法、行政;模式一是實施環節權力尋租空間大,容易滋生腐敗;模式二,立法不可控,“合法”的利益輸送就更不可控。

我來給大家講第二種模式——為什麼美國沒有腐敗大案?原因就是立法不可控的模式下,利益輸送權錢交易統統可以合法化!

煞筆才去腐敗。

這個說出來簡直是駭人聽聞!

為什麼美國老百姓對公務員不感興趣,擠破腦袋也要去競選議員?就像模式一擠破腦袋也要去當官一樣?

就是這個位置含金量太高了!而且TM的還是合法的不被清算的。

美國就有一個強大的“院外遊說集團”,其實就是政治掮客群體。平均一個議員背後就有4——5個政治掮客,這些政治掮客什麼事情都不用乾,只要圍著議員屁股轉就可以吃香喝辣,大家想一想這是多大的產業鏈?

議員理論上是“民選”,但本質是被資本綁架,為資本的需求提供“立法”的服務,這種從立法的層面進行利益輸送比腐敗可怕一百倍。

由於立法與老百姓的生活距離較遠,不像實施環節(司法與行政)直接與老百姓打交道,所以,一般老百姓對於這塊不大敏感,但是這個被忽略的領域才是美國製度體系中最大的黑箱。

議會是一個封閉的系統,雖然表面上不同黨派的議員存在各種“黨爭”,但是涉及個人具體利益時,大家想一想,從博弈的觀點來看,他們的最優選擇是相互拆台還是相互抬轎子?

舉一個例子,過去中國交警現場執法權很大,在執法管理不規範的時候,是不是只要認識一個交警就可以處理整個城市所有的違章?一個電話過去,即使執法的交警與這個交警不認識,也都要賣麵子。

為什麼?因為這個交警明天也可能有違章需要他來幫忙!所以,相互抬轎子的結果就是任何一個普通交警擁有了整個城市的罰單處理權!

議員也是如此,今天我與某個企業(資本)的利益訴求提交議會表決,大家是一定會抬轎子的,因為明天你也會遇到這個問題。真正撕逼的是不同黨派不同族群的群體性訴求,其實這也是皿煮秀,真正議員個人的利益訴求是一般都能滿足的。

在美國,議員出去演講,一定會有豐厚的“演講費”,而且是明碼實價,成立一個基金就可以明正言順打電話找企業要錢,這個“基金”可以任意安插自己的三親六戚任職並且拿著高薪,基金怎麼花也是一句話的事情。

富人可以合法的“自願”免息借錢給議員,並且成為死賬,反正民不舉官不糾;議員與官員可以經商,議員退休馬上就有企業高薪聘請。

這一切統統合法!

最牛逼的是,成為議員就拿到“免責金牌”——比如,美國國會議員不僅沒有任何監督,而且任何部門也不能對議員進行調查。

議員有這麼多好處,想想一下他能給資本輸出多少利益?

舉一個的例子。

美國波士頓鐵路,全長2.4公里,前期預算是20億美元,最後實際造價多少呢?說出來駭人聽聞——整整200億美元!你沒看錯,是200億美元,折合人民幣1300億元,平均每公里造價540億人民幣。比較一下,重慶輕軌也是在地下挖隧道造鐵路,平均每公里造價1億元人民幣,美國波士頓鐵路是我們的540倍。

波士頓隧道工程

造價太貴只是一個方面,關鍵還是一個豆腐渣工程!

波士頓鐵路在修建過程中,地下建築多次發生坍塌事故,造成多人傷亡。2003年本就該竣工的工程,卻發現有幾千處漏水,不得不返工,2006年交付使用後,由於天花板脫落砸死開車司機,又繼續返工(當時就檢測出有6萬處天花板釘子鬆動)。最後2008年總算完工,不過還有大量的工程隱患需要繼續修繕,預計該工程總投資要超過220億美元。

在國內一個工程超過預算50%就要重新審計,美國不需要。這麼大一個工程60%的預算是聯邦政府買單,40%才是麻州政府。預算超過10倍又出多起事故,但是工程方卻屁事沒有,這得益於參議院資深議員愛德華—肯尼亞在國會的運作。

看看參議院議員的能量,簡直非同凡響。

所以,這個案件當然沒有“腐敗”,對吧。民主的美國祇有合法的利益輸送,是絕對沒有腐敗的。

同樣的案例看看美國軍購醜聞,比如1200美元的杯子,10000美元的馬桶圈,16700美元的小冰箱等等。

再來一個,美國有很多“公益”“慈善”基金,美國富翁非常熱衷於給這些基金捐款。是不是美國富翁的道德水平很高,特別熱愛公益慈善事業?不是,是美國法律規定,捐款給這些掛著“公益”“慈善”名義的基金可以抵稅!

你想想,同樣是要交出一筆錢,是交給政府納稅好,還是捐款給這些掛著“公益”“慈善”名義的基金更好?用腳指頭想也是要交給基金啊!

能搞這些基金的都不是普通人,很多就是國會兩院議員,把本來是給國家上稅的錢轉交給這些議員名下的基金——好處就太大了。

特朗普同志在競選總統的一個電視辯論中直言:所有的政客都是資本家的狗!希拉里收我的錢所以給我辦事!在場這些與我辯論的,幾個沒收我的錢?

言論一出,輿論嘩然,希拉里競選團隊發言人詹妮弗第一時間表態稱:特朗普傷害了希拉里的“感情”。

美國法律規定——嗯,也是國會通過的法律,“公益”“慈善”基金投資於公益慈善不得低於基金總額的5%。

這個“法律”真是妙不可言——也就是說,美國這些掛著“公益”“慈善”名義的基金只要拿出基金總數的5%用於公益、慈善,其他的95%做什麼都可以。

那麼這些基金會把剩餘的95%拿去幹什麼呢?

看看偉大的希拉里克林頓基金的神操作。

希拉里的女婿搞了一個公司,評估10億美元,然後被A財團以10億美元收購,接著A財團又以10億美元價格賣給B財團,最後是希拉里克林頓基金以10億美元從B財團買下來。過了不久,AB兩個財團拿到俄羅斯兩個油田的開採權。

嗯,這一切都是合法的。

來來來,我給大家勾勒一下美國資本家與政客偷國庫的路徑,讓大家見識一下在這個路徑中“法律”是怎麼全程保駕護航的:

企業要繳稅,“法律”引導企業——把錢“捐助”給公益慈善基金是一樣的。

好吧,本該進入國庫的稅收就“合法”的進入各種公益與慈善基金名下。然後法律又規定,公益與慈善基金至少要用5%去做公益與慈善,剩餘的95%就可以“合法”的投資各種生意。

政客找幾個財團轉手幾下,基金最後當接盤俠,這樣基金的錢就進入私人的口袋。

從國庫到基金,從基金到個人。這個路徑中偉大的美利堅合眾國國會精英們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為之“保駕護航”。

現在明白美國為什麼沒有腐敗?

可以“合法”的利益輸送,傻逼才會去搞腐敗!

如果沒有道德潔癖,我可以講一個常識——任何制度都不可能是完美的,它都有缺陷,它都有實施成本。

所以,關注制度的缺陷最重要的是——這個制度實施成本是否可控。

講一個簡單的道理。腐敗是非法的,是要被清算的——只要存在被清算的可能,就是可控的——對於整個經濟蛋糕分配的影響就是有限的。

美國那套制度,利益輸送合法化才是最可怕的,因為不可控,所以對經濟蛋糕分配的影響就是決定性的。

先看一組美國的數據——這是美國權威部門統計的數據。

1999年美國家庭中位數收入為57000美元,到了2015年居然是56000美元,16年不增反減,到了2017年才勉強達到6萬美元,18年收入增長5%,考慮到通脹因素,美國人民的實際收入水平其實是一直在下降。

1999年美國GDP為10萬億美元,去年是19萬億美元,經濟增長將近1倍,人口基本沒有增長,老百姓收入卻沒有增加,請問錢去哪裡了?呃,在這個期間,全美佔人口比例不到1%的200萬最富裕的人群財富增加了1倍以上!

這就是合法利益輸送的“偉大貢獻”!政客與資本將全民創造的財富蛋糕吃乾抹盡,連口湯也沒給老百姓留下。

有興趣的同學推薦看一本美國暢銷書《鄉下人的悲歌》,這本書真實記錄了近20年美國經濟欣欣向榮的背景下底層老百姓令人絕望的生活狀態。

4  衡量好制度的標準

再比較一下中國。

2000年中國人均居住面積是8平米,去年是40平米,增長5倍;2000年全國人民汽車保有量1600萬台,去年是2.17億台,增長14倍;2000年空調銷售是1000萬台,去年是12000萬台,增長12倍;還有食物消費、手機保有量、恩格爾係數等等都是巨大的變化!

這些數據說明什麼?

說明最近十幾年中國老百姓生活水平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說明中國老百姓最大程度分享了經濟發展的紅利!

所以,不要給我吹噓什麼三權分立普世自由,這套理論也就是忽悠一下腦殘憤青。

個制度好不好衡量標準很簡單:

1.能不能推動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從建國70年的維度,從改革開放40年的維度,有那個國家敢說經濟發展速度能與中國相比?

2.老百姓能不能分享經濟發展的紅利?

比較一下中美老百姓近20年的狀況,答案不言而喻。

為什麼我鄙視西方那套制度?

除了上述原因,還有一個深層次原因,在人類文明還處於存量博弈的階段,在生產力水平還不能保證讓全人類過上舒適生活的時期,一定要有一個強大的公權力去壓制人性“惡”的一面!

內在原因就不展開了,只給大家描述一個被忽略卻是非常重要的現象:

向前追溯70年曆史,西方社會作為一個個運行模式大致相同的系統是不是從有序走向無序?難民危機、街頭運動、毒品氾濫、治安惡化—— 從物理學的角度,這是不是一個熵在不斷提高的系統?

同樣向前追溯70年曆史,中國社會作為運行模式與西方完全不同的系統是不是從無序走向有序?

只舉兩個指標,第一改革開放40年十幾億人口的貧困率降低了94.4%;第二噁性兇殺案發案率,知道中國是多少嗎?2015年是十萬分之0.8,16年是0.62,全世界最低!未來還將繼續下降(我大美利堅是十萬分之5,中國的8倍)—— 這是不是一個熵在不斷降低的系統?

熵是一個熱力學名詞,是物理學描述系統的一個狀態函數。熵的數值越高代表著系統越混亂無序,熵值越低代表著系統越有序而穩定。熵值超過一個臨界點系統就會崩潰。

假如全球都搞西方那套制度,在人工可控核聚變實現之前——也就是人類能夠走出地球進入星際探索之前,地球就是一個封閉的系統。

這個系統按照西方那套模式運轉——國家力量越來越無法壓制人性“惡”的一面,就是一個整體熵值不斷上升的封閉系統。很大可能科技還沒發展到星際探索階段,人類文明就提前崩潰了!

幸運的是,人類文明還有中國探索出另一種發展道路——也就是另一種系統運行模式——這種模式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運行驗證,已經證明不僅可以將自身系統的熵值不斷降低,而且可以通過全球化經貿聯繫,對沖掉其它系統增加的熵值。

所以,中國搞一帶一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對於人類文明的未來有著非凡的意義。

人類的希望在華夏,地球的未來看中國。

現在,請你把這段話記下來,告訴你的兒子,未來幾十年後,我們與後輩們共同見證這個預言!

所以,美國作為一個熵不斷增加的系統,還大搞保護主義,孤立主義,拼命建牆把自己搞成一個孤立的系統,短期內也許錢包要鼓一點,中長期來看,就是TM的找死!

中國有一票公知與“自由經濟學家”天天在鼓吹這樣的“真理”——

讓一個經濟發展速度6%+的國家去學習一票經濟發展速度不超過3%國家的“先進經驗”;

讓一個社會治安水平最高的國家去學習充斥著搶劫、吸毒、槍擊國家的治理模式;

讓一個越來越有序的系統去複制一票越來越無序系統的運行體系;

你覺得這票人是什麼居心?

非蠢即壞!

最後我們反思法國黃馬甲運動,就應該明白一個真理—— 社會福利是體現一個文明社會公平與正義的標誌,這個必須有但是一定要與經濟發展水平相匹配。

好的社會福利應該是鼓勵勞動,而不是獎勵懶惰,既要給老百姓提供優質普惠的公共用品,更要給最底層的人民更多的人文關懷。

在這個意義上,中國給老百姓的福利是最好的。

呃,噴子又要跳出來噴了,我也懶得給你們解釋,只提幾個問題——

中心城市3甲醫院掛號費10元,主任級別的專家50元——你以為這是市場價?

大學公立本科一年學費幾千元——你以為這是市場價?

大學宿舍住宿費一年1200元的白菜價——你以為這是市場價?

高鐵平均1公里0.36元的客運價,鐵路平均1公里不到0.1元的客運價——你以為是市場價?

城市地鐵幾元錢可以環遊半個城市——你以為是市場價?

全國高鐵、地鐵都提供安檢——你以為這不是福利?

戈壁、山區手機信號都能滿格——你以為全世界都這樣?

哪怕不到100人的偏遠村莊都給你開山架橋通電通水——你以為全世界都這樣?

一個村莊建一個4G基站最後收取的通訊費還不夠基站的電費——你以為是理所當然?

發生火災或者險情你一個電話消防官兵就迅速趕到而且免費服務——你以為全世界都這樣?

發生天災,軍隊3小時就立即出動不顧危險迅速救援——你以為全世界都這樣?

城市晚上10點之後你仍然可以喝酒K歌亂串亂逛——你以為這是理所當然?

最好的醫院都是國家公立醫院,都對最貧窮的民眾敞開大門——你以為這是理所當然?

政府官員直接入住貧困家庭,挖空心思幫助貧困人群脫貧致富——你以為是理所當然?

社會精英不管是政府官員還是企業家大都出自公立學校——你知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

呃,你當然不會承認這些都是福利,對吧,反正只要沒有把鈔票發到你的手上就不是福利,你們在公知的洗腦下堅定的認為中國的福利為零。

你開心就好。

話說,我最喜歡看著公知與憤青們咬牙切齒還不得不跟隨我們一起建設社會主義的樣子。

為什麼我堅信中華民族實現偉大復興一定會實現?

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對我們有中國特色的社會制度充滿信心!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阅读:16 评论:0
声明:
1.本站资讯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大家学习交流,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2.如转载本站的原创文章,请勿必注明文章来源,对于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评论列表
猜你喜欢
曾經喜歡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