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爆猛料 從洗浴中心老闆到超級富豪,A股第一騙和他的幫手們 返回上一页

從洗浴中心老闆到超級富豪,A股第一騙和他的幫手們-

山花烂漫 2020-05-31 12:13:57  爆猛料

最頂級的騙術就是,你說真話都沒人相信了。

一個洗浴中心老闆,搖身一變成了全球前200名的超級富豪。

王靖原本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北京人。


家境普通,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學習普通,本科讀的是江西中醫藥大學,還是肄業。

1993年,21歲的王靖成了北京“昌平養生學校校長”,一干就是5年。

這只是官方說法。這個“昌平養生學校校長”其實就是個洗浴中心,王靖是老闆。

幾乎與此同時,1995年,大唐電信成立了信威集團,欲“在電信領域揚我國威”。

公司首任董事長李世鶴,被譽為“中國3G之父”。在他的帶領下,信威在3G時代,擁有TD-SCDMA技術標準下14項核心專利中的6項,是高通一般的存在。

一個是洗浴中心小老闆,一個是風光無限的國企。

誰也想不到,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角色”,卻奇蹟般地聯繫在了一起。

2011年,王靖搖身一變成了信威集團董事長。

兩年後,憑藉號稱投資500億美元、全球矚目的尼加拉瓜運河項目,王靖的聲望達到頂點。

他被外媒稱作“最神秘的中國商人”。

英國《金融時報》將其評為“25位最值得關注的中國人”,與馬化騰、雷軍同列,形容他“橫空出世”,是中國企業家中“最令人矚目”的一位。

2015年,王靖的財富達到頂點,一手掌控著市值近2000億的上市公司,個人資產達到102億美元,成為全球前200名的超級富豪。

從普通人到超級富豪,王靖的“橫空出世”離不開一家神秘的投資機構——博納德投資公司。

這家成立於1999年的投資機構背景深厚,當年就成為信威的股東,持股比例高達10%。其創始團隊中既有紅色通緝令上的外逃貪官,又有大型央企的高管。

原始股東之一的陳興銘,曾任中國電力財務有限公司總經理,2001年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北京檢察院立案,2002年6月外逃美國。2015年的紅色通緝令上,陳興銘榜上有名。

其它自然人股東,也大多擔任過黑龍江電力開發集團、魯能集團和中國電力財務有限公司幾家國企的高管。

2006年開始,由於內亂等原因,信威連年虧損,上市失敗,到了資不抵債的地步。大唐電信決定甩掉這個爛包袱。

接盤俠正是博納德投資。

從2010年開始密集增持,到2011年8月,其持有信威股份達到90.4%。信威徹底改製成為一家民營企業。

這時,博納德投資突然對外宣稱,其中有8800萬股是幫王靖代持的,佔總股本的41%。

就這樣,王靖以信威實際控制人和董事長的身份被推到了台前。

至於王靖2010年以前做什麼?注資信威的1.3億從哪來?至今都是個謎。

照王靖的說法,90年代後期,他去香港學習金融投資,後來跑到柬埔寨採礦淘金。

“我們在東南亞兩個國家做礦業投資,目前擁有金礦、鉀鹽礦、寶石礦,其中金礦估值就在50億美元。”王靖曾信誓旦旦地說。

但這個價值50億美元的金礦只停留在他的敘述中。位置在哪兒?經營狀況如何?無從考證。

在信威後來的經營過程中,出現過37個類似王靖的神秘自然人。

比如,2016年套現41億的68歲上海老人楊全玉、78歲的北京退休教師汪安琳、81歲的四川農民蔡常富……他們可能也沒想到,自己怎麼就成了億萬富翁。

信威的經營也顯現異常。

王靖上任後,給公司規劃了特種行業通信市場、行業專網市場、海外市場三大方向。

其中,特種行業通信涉及國防、軍事、公共安全等國家保密領域,利潤豐厚。

坊間有云“特種市場入場難,一踏進去吃十年”。

這樣一個高壁壘的領域,信威卻很吃得開。2010年,信威迅速獲得了武器裝備承製資格、國家二級保密證書、武器裝備科研生產許可證,具備了向特種行業銷售產品的資質。

同時,國家工信部還為信威McWill技術專門分配了1785MHz-1805MHz總共20M的應用頻譜。

這顯然不是一個普通民營企業家具備的“能量”。

王靖入主時,信威的資產和經營狀況相當糟糕。


據他回憶,第一天到信威上班就遇到了麻煩,門口聚集了一群憤怒的討債者,他們吵嚷道:“房租和水電費都交不起了,信威還是早點關門走人吧。”

但王靖上任當年就點石成金,幫助這個資不抵債的爛攤子扭虧為盈,豪賺5.69億。

奇蹟般的業績增長,得益於柬埔寨的一筆30億的大訂單。

這筆訂單依靠的是買方信貸模式。

這在電信行業並不陌生,華為、中興早期到亞非拉開拓市場時,大多都用這種模式。

信威與客戶柬埔寨信威先簽訂一份30億的設備訂單,然後信威用現金等做抵押,向國開行申請一筆30億的貸款,柬埔寨信威用這筆錢來向信威支付貨款。

相當於用擔保換營收。

依靠這種模式,柬埔寨信威在2011年、2012年分別為信威貢獻了9.92億和8.28億營收,分別占同期總營收的84.70%和90.47%,同時毛利率超過80%。

一個客戶就養活了整個信威集團。

高風險的買方信貸模式,通常建立在企業對客戶未來的經營和盈利狀況高度信任的大前提下。

但柬埔寨信威當時的註冊資本只有100萬美元。2012-2015年,其累計營收為1.02億元,同期累計虧損達11.4億元,嚴重資不抵債。

只有傻子才會願意為這樣一個客戶提供30億的貸款擔保吧?

不僅如此,柬埔寨信威的這筆貸款明顯有“借舊還新”的嫌疑。

2011年,北京信威確認了柬埔寨信威9.92億元收入,但銷售回款卻只有367萬元。

後來的回款,很多都是用信威從其它銀行貸來的錢。

比如,2016年4月27日,信威從招商銀行離岸部獲得1.3億美元貸款,用於歸還柬埔寨信威在國開行的貸款本息;2016年11月30日,信威又從寧波銀行北京分行申請了3000萬美元貸款,同樣用於償還柬埔寨信威在國開行香港分行的貸款本息。

如果信威不是冤大頭的話,那麼只有一種可能:信威和客戶存在關聯。

據網易財經報導,柬埔寨信威原本是信威子公司重慶信威2010年在柬埔寨設立的分公司。

2011年8月,柬埔寨信威獲得了柬埔寨4G全業務牌照。隨後,重慶信威把它轉讓給了柬埔寨的一家公司和3個自然人。然後雙方就發生了這筆30億的大訂單。

而接盤柬埔寨信威這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只是越南的一個皮包公司代理商。

網易財經質疑,柬埔寨信威這個所謂客戶,很可能是信威在海外的子公司。

在柬埔寨信威之後,信威又如法炮製。

2013年,信威扛起烏克蘭項目9.4億美元擔保,換來了18.87億營收,佔其同期總營收的88%。

2014年,信威為俄羅斯項目提供了9億美元擔保。這家俄羅斯客戶,同樣成為其2014年、2015年第一大客戶。

2016年,信威又為非洲無線提供了8.35億美元貸款。

這些客戶,無一例外經營慘淡。比如,俄羅斯客戶至今營收不足10萬美元,嚴重資不抵債;非洲無線2016年淨資產只有111萬,營收為0。

通過這種模式,信威在2011年至2016年9月末,累計實現營收140.03億元,淨利潤81.86億元,平均毛利率高達88.42%。

信威2011年至2016年9月的財務數據


而華為同期毛利率只有40%上下,中興大約30%。

但信威的這份成績單只是表面光鮮。賬上有88億銀行存款是質押保證金不能動,且累計經營性淨現金流為-59.24億元。

利潤率驚人,且存貸雙高的信威,確有虛增交易之嫌。

如果事實的確如此,那麼按6%的貸款利率計算,信威每支付1元利息,就能換來15元營收。

這樣的生意實在是誘人。

值得一提的是,國開行在信威的這些生意裡扮演著關鍵角色。

柬埔寨30億訂單的款項就是從國開行貸的。而當時,信威總資產才6.8億,還欠著7.96億的外債。

後來,信威收購烏克蘭的一個項目,也是國開行給了50億貸款。據《財新》報導,一位國開行重慶分行人士透露,該項目有騙貸嫌疑,“項目資金其實並不需要這麼多”。

甚至在信威信用崩塌之後,國開行仍在給它放貸。2017年底,國開行為信威柬埔寨項目提供了2600萬美元貸款,且不開保函。

王靖的10億股股份同樣是質押給了國開行,套現約200億。

也就是說,國開行至少為信威提供了280億資金。

沒有國開行的錢,這場遊戲根本進行不下去。

國開行一直是著名的“冤大頭”。華信債務違約、江西賽維破產、海航遭遇接管,背後都有國開行的身影。

2019年7月31日,國開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胡懷邦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經被中紀委監察調查。

業績問題解決以後,“故事大王”王靖上線。


2013年6月14日,王靖與尼加拉瓜總統奧爾特加共同出席新聞發布會,高調宣布雙方已簽署尼加拉瓜運河發展項目獨家商業協議。

按照規劃,該項目投資總額高達500億美元,將建成一條全長276公里的跨海運河、兩個深水港口、一條輸油管道、一個世界級自由貿易區、一個機場。

作為回報,王靖將獲得尼加拉瓜運河100年的特許經營權。

項目一旦建成,將直接挑戰500英里外的巴拿馬運河的地位,改變現有國際航運格局。而王靖將直接掌握全球8%物流定價權。

消息一出,全世界為之震驚。


修建這條運河的想法已有100多年。但工程浩大,阻力重重,連美國都不敢出手。

這絕非一家民營企業所能承擔的。

外媒紛紛質疑,王靖代表的是中國政府的意志,一時間炒得沸沸揚揚。

最後,連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都親自站出來闢謠:該項目“與中國政府無關”,為“民營企業自主行為”。

此時,媒體曝出,王靖的管理呈現高度軍事化色彩:公司廣播早上放《解放軍進行曲》,下午播《打靶歸來》;大廳掛著“八榮八恥”宣傳語錄;展廳裡掛滿多位國家領導人視察的照片。公司高管中,還有人曾任北京軍區某基地副司令員。

關於王靖背景的猜測甚囂塵上。有說是政府的前台,也有說是某某高官的孫子。

為此,王靖多次澄清:“我是個非常普通的中國公民,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了。我背景極其平凡,1972年生於北京、長於北京,不是官二代、富二代,目前與母親、弟弟、女兒一起生活。”

但相信者寥寥。

最頂級的騙術可能就是,你說真話都沒人相信了。


2013年前後,正值國務院正式對外公佈“60號文件”:明確鼓勵民間資本進入空間領域,參與國家民用空間基礎設施建設。

王靖和他的信威馬上又沖向了太空。

2014年,信威與清華大學聯合研發的衛星成功發射,被譽為“中國民企第一星”。

緊接著,王靖開始規劃他的“空天信息網絡”戰略:3年內,發射“一箭四星”;2019年,發射32顆或更多衛星,形成覆蓋全球的衛星通信系統。

2016年,他還募集資金投資建設尼加拉瓜通信衛星系統,擬拓展以拉丁美洲為主、覆蓋美洲地區的衛星通信市場。

按照他的規劃:信威集團運營的衛星將覆蓋全世界95%的人口分佈區域,成為為數不多的、幾乎覆蓋全球的衛星運營商。

那幾年,王靖和信威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挖運河、放衛星,還要引進烏克蘭的航空發動機……

雖然這些項目無一例外夭折了:尼加拉瓜運河開工一拖再拖,現在已經沒人提了,尼加拉瓜總統奧爾特加的兒子,甚至還跑到信威集團總部追債;都2020年了,也沒見信威的第二顆衛星上天,更別說衛星通信系統了;註冊資本達70億的天驕航空廠,也早已爛尾……

但王靖造勢的目的已經達到。

就在簽約尼加拉瓜運河項目後不久,信威開始借殼上市。

2013年9月27日,信威宣布以268.88億的總對價借殼“中創信測”。當時,“中創信測”的股價只有8.45元。

在交易預案披露後的短短12個交易日里,其股價就上漲到26.53元。

2014年9月,信威集團借殼上市成功,以1119.50億元的市值成為A股市值最高的民營科技公司。


上市後,信威股價一路狂奔,到2015年6月30日達到67.95元,市值接近2000億,還被納入上證50指數。

從交易預案披露算起,在不到兩年時間裡,信威的股價上漲了接近600%。

王靖炒概念和講故事的手段,足以讓所有同行“相形見絀”。

他把公司發展與國家戰略綁定在了一起,炒的是“一帶一路”和“國家安全”。


企業的發展理念就是“報效國家”。

據《財新》報導,2013年,一位受訪信威高管稱,“在王靖看來,單獨的一筆訂單可以讓企業活過來,卻不能讓企業變得足夠大。他覺得一家公司必須要將自己的發展與國家的發展聯繫在一起,才能走得更遠,於是提出了'報效國家'的理念。”

魔幻的是,2015年胡潤IT富豪榜上,王靖曾與賈躍亭以395億身家並列第7名。

幾年後,兩個炒作大王,一個遠走美國,一個銷聲匿跡。

王靖和信威也曾受到過質疑,比如McWill技術商業價值不大,公司利潤率高到不像一家電信企業。


但是,“得道者多助”。只要你夠成功,聲勢夠大,自然就會有很多人幫你。

面對質疑,工信部電信研究院專家司先秀站出來力挺信威,McWill雖不是主流的4G技術,但也有自己的獨特優勢:

  • 獨家產品,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適用於對安全性要求較高的特殊行業;
  • 頻段低,覆蓋範圍廣,整體性價比較高;
  • 有成熟的應用案例,比如大慶油田的專網運營良好。


信威馬上“順坡下驢”:由於公司擁有完整的自主知識產權,不用交專利費,且業務重點是軟件和核心網,類似於軟件公司,利潤自然高。

加之不斷飛漲的股價,滿足了各方賺錢的樸素願望,券商、信託、基金齊上台為信威鼓吹。

2013年,信威借殼上市消息公佈後,宏源證券連發四篇研報,力推信威股票,助推第一波股價飛漲。

2014年,信威成功上市後,東吳證券、海通證券、興業證券、國泰君安等更是極盡溢美之詞。

比如,2014年8月,國泰君安在《信威通信:彰顯國家意志,中國通信標準輸出第一股》中寫道:

信威不可複制,信威提前佔領了空天通信的寡頭地位,國內沒有任何公司可與其比肩。

東吳證券就更誇張了。

在其研報《大國的崛起(二)人中龍鳳》中,不但宣稱:買信威集團就是買中國實現大國崛起的信念,更直誇王靖為“人中龍鳳”。

在一眾券商的實力包裝下,信威成了“一帶一路的信息先鋒”“軍工通信第一股”,更是與中國的國運綁定在一起。


這正是王靖想要的——

買信威集團就是買中國實現大國崛起的信念,唱多信威就是唱多中國。

在“沉默螺旋”作用下,瘋漲的信威成了“皇帝的新裝”,沒有人敢“唱反調”。

不只是賣方券商鼓吹,機構投資者也都拿出了真金白銀,搶著上車撈金。

2013年第三季度,“信威”的十大流通股東中,除了社保基金604組合,沒有其它機構投資者的身影。

但2014年末,信威的基金持股比例高達32.4%。工銀瑞信、招商證券、華商基金、安信證券、嘉實基金、廣發基金等69隻公募基金和3家券商抱團掃貨。

機構投資者還算嗅覺敏銳,大都在2015年股災中大幅減持或清倉。2015年第二季度末,信威的基金持股比例銳減至6.4%。

而那些反應慢或者抱有僥倖心理的,最後都交了智商稅。

2015年第三季度,連證金公司和全國社保基金,都成了信威的前十大股東。

以證金公司為例,平均持倉成本約30元每股,投入近16億元。如今,股價不足1.5元,血本無歸。

踩雷信威債券的也不少。比如東吳鼎利、東吳鼎元和信達澳銀純債。尤其是東吳鼎利,一度持倉16信威01高達88%。

反應最激烈的,是曾踩雷樂視網的西部證券。王靖將其持有的7000萬股股票質押給它,融資5億,而後爆倉。

2019年9月,西部證券將王靖告上法庭,要求強制執行,至今沒有音訊。

2016年12月23日,網易財經《信威集團隱匿巨額債務,神秘人套現離場》的長篇報導,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篇15000字的長文,羅列了信威虛增交易、隱瞞債務等種種罪狀。

當天午後開盤,信威股價立馬跌停。

面對質疑,信威的回應只有蒼白無力的“胡編亂造”四個字,沒有給出任何有力的證據或解釋。

第二天,信威宣布停牌,而且一停就是兩年半,一舉摘下A股歷史第三釘子戶的寶座。

停牌並沒能幫牠逃過暴跌的命運。

2019年7月,信威復牌後喜提42個跌停,創造了A股的連續跌停紀錄。

可憐15萬股民,人均虧損近23萬元,相當於一輛奧迪A3。


對於曾經的質疑,時間已經給出了答案。

2017年開始,信威連續三年業績暴雷,分別虧損17.5億元、29億元、184億元,三年累計虧損超過230億。

業績暴雷的主因,正是過去幾年100多億的對外擔保收不回來了。

截至2016年6月30日,柬埔寨信威負債19.57億,烏干達項目運營商負債3.7億,俄羅斯項目運營商負債24.115億……

沒有銀行敢借錢給信威了。“拆東牆補西牆”的遊戲自然進行不下去了。

2018、2019年,會計師事務所連續兩年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通俗講,就是懷疑公司財務造假。

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ST信威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115億。

王靖本人已經銷聲匿跡。他沒有出席2019年的股東大會,董事會會議也是擬通過通訊方式參加。

借不到錢,沒法搞買方信貸,於是券商清一色下調預期,沒人幫信威鼓吹了……王靖和信威曾經賴以為生的手段,幾乎都失靈了。

但信威依然嘗試用講故事、炒概念的手段最後掙扎了一下。

2019年11月7日晚間,*ST信威公告稱,擬作為有限合夥人參與在開曼群島發起設立5G基金。

蹭上5G概念,公司股價在43個交易日飆漲272.38%,股價從1.05元漲到了3.91元。

但上交所要求其披露5G基金相關資金來源、出資安排、海外運營商的資信、經營和財務狀況、本次交易實質和財務影響等事項的一紙問詢,馬上把它打回原形。

從1月9日到4月20日停牌,*ST信威股價又從3.91元跌到1.39元,市值較巔峰時蒸發了98%。

5月8日晚間,*ST信威發公告稱,上交所決定自5月15日起暫停公司股票上市,同時有終止上市風險。

一場持續了快6年的鬧劇,終於落幕。

不過,對王靖來說,這可能未必是件壞事。

他持有的信威股票已經全部質押套現。

當初信威的那些對外擔保,王靖也不是無限責任。

比如,在柬埔寨信威的《盈利預測補償協議》中,王靖承諾若北京信威因為買方信貸模式下買方不能如期償還借款,導致北京信威需承擔擔保責任的,王靖將代北京信威承擔相應擔保責任。

這份協議的有效期是2013年到2016年。

這意味著,過了有效期,即使柬埔寨信威破產,王靖也不需要承擔任何擔保責任。

一旦信威徹底退市,用不了多久,大家就會忘了江湖上曾有過王靖這號角色。

而他也終於可以安安心心當他的普通人了。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阅读:48 评论:0
声明:
1.本站资讯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大家学习交流,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2.如转载本站的原创文章,请勿必注明文章来源,对于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评论列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