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看天下 98年香港血戰索羅斯全記錄(深度好文) 返回上一页

98年香港血戰索羅斯全記錄(深度好文)-

堅若塵 2020-03-09 18:04:58  看天下
1997年香港回歸,國際看衰香港的聲音絡繹不絕,一顆浸潤在西方社會百年之久的“東方明珠”如何與一個當時還相對貧困的社會主義國家實現融合?
看衰、質疑、嘲諷……
各種聲音接踵而來。
此時,以索羅斯為首的美國金融巨頭們在接連打敗泰國、馬來西亞、緬甸、印尼之後,開始將目光對準了正在風頭浪尖的金融之城——香港,從而掀起了一場足以彪炳史冊的金融戰爭。
1、20世紀90年代索羅斯崛起
喬治·索羅斯的大名,讀者應該是如雷貫耳。
猶太人出身,貨幣投機家,資本大鱷。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索羅斯在全球範圍內,掀起了一場金融戰爭,狙擊各國貨幣,所到國家對他都恨之入骨。
說是在當時,如果一個外匯交易員聽到消息說日本央行干預市場,大家會哈哈一笑,該干什麼幹什麼。但是,如果一聽說“Soros in!!",所有交易員會立刻跳起來!
可見,當時索羅斯的威名和實力。


資本大鱷索羅斯,是東南亞領導人最痛恨的人

1992年,索羅斯首次出手狙擊英鎊,擊垮英格蘭銀行,拿下第一滴血。旗下量子基金名聲大振,索羅斯淨賺10億美元。

1994年,成功狙擊墨西哥比索,使整個墨西哥金融體系倒退5年。

1997年,量子基金最風光的一年,在東南亞各國沉浸在資本盛宴中時,索羅斯在瞬息之間攻陷泰國,僅當天泰銖兌美元匯率就暴挫逾17%,外匯及其他金融市場也隨之陷入混亂。隨后索羅斯轉頭攻擊印度尼西亞、菲律賓、緬甸、馬來西亞等與泰國經濟連帶較深的國家,同樣屢戰屢勝。外界推測這一戰,索羅斯淨賺一百多億美元。


而到了1998年,在一波帶走亞洲四小虎之後,實力空前強大的索羅斯將最後的目光,落在了亞洲金融中心——剛剛回歸中國不久的香港,企圖做空港幣。




隨後,以索羅斯量子基金為首的國際投機集團和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爆發了一場空前慘烈的香港金融保衛戰。
這一經典戰役,也成為現代金融史上,最激動人心和波瀾壯闊的一頁。


剛回歸之後的香港,迎來空前考驗


2、立體狙擊理論索羅斯的秘技


在描述這場大戰之前,我們先來說說索羅斯的立體狙擊理論。以泰國之戰為例,因為泰國實行的是固定匯率,所以給索羅斯抓到了空子。

索羅斯的玩法就是,假設泰銖換美元是1:25,索羅斯首先就以抵押的方式向泰國銀行借入泰銖250億,然后索羅斯將這250億換成10億美元,拿在手上。

接下來,索羅斯要做的事就是讓泰銖貶值。

那怎麼讓固定匯率的泰銖貶值呢?

就是不停的向泰國銀行借泰銖,再拋泰銖,最后買美元。

重複好幾次之後,民眾一下子就恐慌了,怎麼各個銀行和市場上都在拋售泰銖?

再加上,索羅斯等資本大鱷收買一大批泰國的有名的“專家”,不斷散佈看空泰銖的報告和文章。於是,泰國的老百姓都被忽悠起來了,都一起去瘋狂擠兌泰國央行里的美元。

這個場景就和2014-2015年的時候,中國網絡上各種“公知”和“專家”所做的一模一樣,他們“鋪天蓋地”的發表大量看空中國經濟的文章,鼓吹美元,慫恿老百姓去兌換美元,導致中國外匯儲備在短短的2年時間內減少了接近1萬億美元。

由於美元是國際貨幣,只有擁有足夠的美元我們才能到世界上購買一些我們緊缺的商品,一旦美元都被老百姓擠兌光了,那麼我們就無法到國際上購買到足夠的商品,會導致物價飛漲,人民幣大幅度貶值。

比如我們國家的石油不夠用,而想要購買石油必須使用美元,如果我們沒有美元了就不能購買到足夠的石油。由於國內生產的石油不夠用,那麼大家就會去搶購,石油價格就會大幅度上漲,企業生產成本就會大幅度增加,那些都會轉嫁到商品裡,從而導致物價飛漲!


你就想想,如果你購買的東西全部漲價一倍,你會是什麼感受?

所以,我建議:除非出國留學或旅遊必須要使用美元的時候,可以去銀行兌換美元,其它時候,千萬不要儲存美元、不要投資美元,因為美元關係到國家的經濟、金融安全——如果國家經濟崩潰了,那麼你儲存多少美元也都沒有用。

回到上面的話題:

由於泰國採取的是固定匯率,大量老百姓都去擠兌的話,那麼泰國央行里的那點美元是根本不可能夠的!

於是,泰國管錢的哥們就出來說了,還是浮動匯率吧,讓泰銖貶值好了,只有泰銖貶值了,美元才夠賣。

然後泰銖大幅貶值,從1:25一下子貶值到1:50。

這下子好了,索羅斯把手上10億美金換成500億泰銖,還掉欠著銀行的250億,淨賺250億泰銖,也就是5億美元。

整個狙擊泰銖過程中,伴隨著鋪天蓋地的輿論渲染,精準的時間點進出,普通市民和泰國政府被玩弄於鼓掌之間,快速,兇殘,無情。

索羅斯給泰國留下的,只有無盡的痛


3、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其實,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香港,在索羅斯發動對東南亞的金融戰爭之後,就注定成為決戰之地。

打不下香港,索羅斯面子上都過不去。

所以,索羅斯一邊在“料理”亞洲四小虎的同時,一邊就曾多次試探過香港。

1997年7月中旬,1998年1月和5月,港幣三次遭到大量投機性的拋售,港幣匯率受到衝擊,恆生指數和期貨市場指數下瀉4000多點,市場極度恐慌。

西方輿論戲稱,香港已經成為國際投機家的提款機。

當時,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被輿論界戲稱“任一招”,意思是說:每每金融炒家殺將過來的時候,金管局唯一的一招就是提高利率,增加金融炒作的成本,維持聯繫匯率。

但這種辦法,本質上是飲鴆止渴,因為對於樓市、企業和股市的打擊太大。

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這個過程,這裡我們特別說明一下:當國際投機資本拿著港幣大量兌換美元的時候,為了防止老百姓也跟風投機去擠兌美元,這個時候就要提高銀行利率。因為提高利率了,一些人想要從銀行貸款港元去擠兌美元的代價就大了(需要付更多的利息);因為利率提高了,一些人就會把錢存進銀行,不去擠兌美元。

由於利息提高了,很多貸款買房的人每月就要支付更多的利息,普通人更加的買不起房子,最後會導致房價暴跌。

另外,由於貸款利息增加,企業獲得貸款的成本也增加了,一些大量貸款的企業每月需要償還貸款的金額也增加了,這些都加重了企業的負擔。

房價下跌,企業負擔加重,經濟發展變差,從而又帶動股市下跌!

可以說,每抵禦一次投機進攻,港府就要吐一次血。

香港金融沙皇任志剛,並非索羅斯的對手

按照索羅斯等人的計劃,先在匯市上拋空港元,迫使香港金管局不得不採用扯高利率的老套子,利率抬高,股市勢必下跌,恆指期貨也會同步下滑。然後炒家便可在期貨市場以較低的價格沽空恆指期貸,匯市股市雙雙獲利,醉翁之意盡在恆指期貨。


1998年,8月,打著如意算盤的索羅斯,終於在幾次試探之後,按捺不住躁動的心,帶著最強的人馬和火力,捲土重來。誓要一戰終結香港。


4、董建華半小時拍板港府背水一戰


在索羅斯佈局最終一戰的同時,特區政府也在苦苦思索還擊之道。

時任香港特區政府財務司司長的曾蔭權回憶到,據香港金融局官員分析,在連番攻擊之下,香港已經“大勢已去”,如果港府不採取行動,恆生指數將很快直線暴跌到4000點,銀行貸款利息將居於歷史最高位,香港很可能在5天之內“斷氣”。

有一定經濟學知識的朋友應該知道,香港採用的是聯繫匯率制度,是以7.8:1的比率釘死美元的匯率制度。

當時,放在港府面前的選擇不多:

一是實施外匯管制;

二是宣布港元兌美元的聯繫匯率脫鉤。

你或許會問,政府為什麼不干脆宣布放棄聯繫匯率?

曾蔭權在很多年以後的一封書信中回答了這個問題:“在這個時候脫鉤只會令港人一夜之間對港元信心盡失。更會令股市樓市再度急瀉,利率飆升,經濟環境進一步惡化,即使長遠來說,也未必是港人之福。”


強硬的曾蔭權,不想放棄聯繫匯率,苟且偷生


於是經過艱難的抉擇,曾蔭權做出了一個永載史冊的決定:與其讓香港人民的財富落入投機家手中,還不如政府入市,調用外匯儲備,放手一搏。
隨後曾蔭權和任志剛將這一想法,匯報給了時任香港特首的董建華。
躊躇的兩人沒想到,董建華只花了半個小時就拍板放行。
事已至此,曾蔭權心裡很清楚,拿香港人民的血汗錢來搏,贏了還好;萬一輸了,別說引咎辭職,他們幾個就是以死謝罪都是輕的。但是擺在他們面前的,已經沒有其他的路好走。
那一晚,曾蔭權哭了一整晚。
有些時候,歷史,就是需要一些人,去做一些艱難的決定。
雙方的最終對決,如期而來。
5、世紀豪賭拉開帷幕
早在97年索羅斯掀起第一輪狙擊時,香港政府就十分清楚,以香港現有的外匯儲備,根本無力單獨應付可能的金融襲擊。
於是,香港財政高官秘密進京,得到了中央的“將不遺餘力地,傾中國外匯儲備之全力支持”的許諾——這也是在首輪港元狙擊戰中港府死守港元匯率的底氣來源。
之後不久,在世界銀行年會,朱鎔基、索羅斯同時受邀參會,朱鎔基當場對索羅斯表示:“中國將堅持人民幣不貶值的立場,承擔穩定亞洲金融環境的歷史責任!”
索羅斯當然清楚香港背後中央政府的實力, 此時的朱鎔基已經成功帶領中國經濟實現轉型,中央政府的彈藥庫儲備充足,足以應對這場世紀之戰。
然而,中央政府是會強勢出手還是隱忍不發?
索羅斯將寶押給了後者。
原因很簡單,香港素來有自由之港的美稱,政府大規模干預資本市場尚無先例,況且還會嚴重影響香港自由市場的信譽。況且,索羅斯帶領的國際炒家還有數千億美元的資金可以動用,這足以打垮世界絕大多數的經濟體。
時間進入到1998年的8月,在肆虐了半個世界之後,索羅斯帶領著國際炒家們回到香港。
此時,索羅斯在《華爾街日報》上公然叫囂:“港府必敗”!
朱鎔基總理也說:“中央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
開弓沒有回頭箭,誰都知道雙方都沒有收手的餘地,而中國人民銀行和中國銀行兩位副行長此時已經帶著600億港幣來到了香港,隨時準備應戰。
決戰的日子不遠了……
6、決戰香江鹿死誰手
8月14日,香港政府突然出手,動用外匯基金和土地基金同時進入股票市場和恆生指數期貨市場大舉吸納,致使那一天的恆生指數反彈560多點,升幅達8%,以7224點收盤!
索羅斯軍團瞬間意外,他們沒有想到一向標榜自由市場的港府,竟然會真的入市搏殺。
不過,索羅斯畢竟是老江湖,開工沒有回頭箭,穩住陣腳:既然你港府已經下水,那隻有小魚大魚一起帶走了。
隨後一直到24日,港府和索羅斯的炒家集團之間一直你來我往,短兵相接。但是恆生指數慢慢的抑制住了之前瘋狂下滑的勢頭,開始處於一種震蕩的狀態。
8月26日,離恆指期貨的結算日還有兩天。



決戰之際香港證交所的交易員面色凝重


8月27日,結算日前一天。

上午10時,香港股市開市。

一開始,炒家的賣盤就如排山倒海一般撲來。

在第一個15分鐘內,成交額即達19億港元;

在第二個15分鐘內,成交額為10億港元。

而在收市前的15分鐘,戰鬥進入白熱化狀態,成交額高達82億港元!

狀態之慘烈,令場上所有交易員都目瞪口呆。

這一天,香港政府動用了200億港元,委託10家經紀行在33家恆指成分股上圍追堵截。

恆生指數報收7922點,比上一個交易日上揚88點,這是自97年11月4日以來的最高點。

27日晚,最終的決戰即將到來。

那一晚,香港幾乎無人入睡。

27日晚,整個香港,幾乎無人入睡


8月28日,恆指期貨的結算日。

這是索羅斯做空恆生指數的最後機會,之前購買的大量看跌期貨能不能賺,就看這一波了。

要注意的是,恆指期貨的結算價格為這一天每五分鐘恆生指數報價的平均值,因此,要抬高結算價,就必須保證恆生指數走勢平穩。要達此目的,港府必須得竭盡全力,寸土必爭。

這一天,百萬香港人鎖定頻道,眼睛緊緊盯住飛快跳動的恆生指數,所有的人都捏著一把汗。

這一刻,許多香港市民都不再關心自己的財產是否縮水,真正意義上的與香港這座城市同命運共榮辱。

上午10時,決戰打響。

港府與做空集團立刻在“匯豐控股”與“香港電訊”上展開激戰。

炒家的拋盤氣勢洶洶、排山倒海,政府軍則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不剩,全盤買入。

開市僅5分鐘,成交額即高達30億港元!

中午12時午市收市前,戰鬥又趨激烈,“長江實業”、“中國電訊”等多個藍籌股被炒家瘋狂拋售,滔滔股海,港府狂瀾力挽。

午市收市時成交額報409億港元。

下午開市,戰況更趨嚴峻。

炒家的拋盤滾滾而來,港府幾乎是動用了所有能動用的外匯儲備,全盤吃下,全線死守,平均每分鐘就有價值3.5億元的股票易手。

下午四時整,恆生指數終於在7829點定格!

驚心動魄的四個小時之後,全天交易額達到了香港股市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790億港元!

恆指期貨最終以7851點結算。

在上溯總共10個交易日中,香港特區政府約動用相當於1200億港元的外匯儲備,將恆生指數上拉1169點。

香港特區財政司司長曾蔭權隨即宣布:在打擊國際炒家、保衛香港股市和港幣的戰鬥中,香港政府已經獲勝。

索羅斯大勢已去,敗局收場。

在這場保衛香港的“決戰日”中,香港股市交易量達到了790億港元,大約是平時交易量的10倍。

儘管國際炒家們困獸猶鬥,妄圖在9月搬回戰局,但在9月7日,香港金融管理局頒布了外匯、證券交易和結算的新規定,使炒家的投機大受限制。

當天,恆生指數飆升588點,站上8000點大關。

國際炒家的虧損進一步加劇,最終不得不從香港敗退而去。

再往後的故事就盡人皆知了,香港市場逐漸恢復了元氣,1999年恆生指數重回10000點以上,港府從股市中全部退出,賺了數十億美元。

對索羅斯來說,香港和中國是他的傷心地


後記

可以說,在中央政府的強大支撐下,香港雖然保住了自己的經濟命脈,但也只能說收穫了“慘勝”,而若沒有這個強大的後盾,其後果就更加無法想像了。

對於這場金融戰爭,中央政府的表現獲得了全世界的廣泛讚譽,其角色定位之精準、出手之決心、策略之穩重讓世界讚歎,這也成為中國政府參與世界金融戰爭的“首秀”。

由於這場戰爭的勝利,朱鎔基被國外雜誌評為當年“世界金融三強人”之一。(另兩位分別是:格林斯潘、索羅斯),

十幾年之後,有人評論道:“你一定沒有想到,中國曾經那麼偉大過——擋住了一場全球性的金融危機。不然,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早就在1998年爆發了。”

[免責聲明]本文來源於網絡轉載,僅供學習交流使用,不構成商業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阅读:34 评论:0
声明:
1.本站资讯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大家学习交流,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2.如转载本站的原创文章,请勿必注明文章来源,对于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评论列表
猜你喜欢